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古根海姆的全球野心:从硬扩张到软扩张

文章来源: 21世纪 时间:2013-11-12 15:29

  中记联网讯 10月30日,马来西亚艺术家Vincent Leong正在香港亚洲协会的展厅里忙着为参观者解释自己的创作理念。他时不时侧过耳,想把对方提的问题听得更清楚一些。尽管在自己的作品前忙了一天有些疲惫,但年轻的脸上仍然流露出兴奋的神情。

  "这是我第一次来香港参加展览,在此之前,我参加国际巡展的机会并不是很多。"这位马来西亚籍华裔艺术家对记者说。Vincent身后的展厅中同时展示着另外16件来自南亚及东南亚地区的13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作品一起构成了名为《越域(No Country)》的展览。该展览作为古根海姆美术馆瑞银MAP全球艺术行动的一部分,在亚洲协会香港中心的展厅中从10月30日开始展至明年2月16日结束。

  "古根海姆美术馆瑞银MAP全球艺术行动是一个横跨多年的文化合作项目,致力挖掘和推广南亚及东南亚、拉丁美洲、中东及北非三大地区的当代艺术。"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及基金会总监Richard Armstrong(荣安生)说,"古根海姆在上述的三个地区内挑选了三位独立策展人,以寻找当地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这些策展人能够代表古根海姆购买所挑选的艺术家的作品,而古根海姆还在全球范围内为这些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举办巡展。我们首先启动的是在南亚及东南亚地区的项目,香港是《越域(No Country)》展的第二站,它的首站是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于今年2月22日揭幕,在三个月内吸引了超过25万的访客。我们将在未来6年内陆续启动和完成在拉丁美洲、中东和北非的艺术项目。"在Richard踌躇满志的表达背后,记者看到的是古根海姆以"购买艺术家作品+组织巡展"的模式进行全球扩张的野心。

  从"硬扩张"到"软扩张"

  古根海姆作为一家在西方艺术语境中颇具话语权的美术馆,在过去10年中从未放弃过让自己变得更加"国际化"的尝试。他们总是试图将自己的触角伸得更长,甚至希望触及在那些国际艺术舞台上显得并不那么活跃的地区,例如南亚和北非。

  "10年前,当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市场上还不那么引入注目的时候,古根海姆就已经开始尝试进入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香港独立艺术顾问Jehan Chu先生对记者说。

  2003年,古根海姆在台湾设立分馆的计划因遭文化界人士反对而搁置。台湾的私人藏家Hanson Lee回忆起这段往事,对记者说,"有部分经济学家认为这笔大型投资会刺激台湾经济,而大部分文化艺术界人士认为,古根海姆会将他们所代表的以西方观点为核心的艺术理念代入台湾,这对本土文化将形成侵略和伤害。同时,他们认为花费高额‘加盟费’投资一家西方理念的美术馆不如将资金用于扶持本土艺术事业和美术馆。"

  随后,古根海姆宣布进驻香港西九龙,但这一计划也在2005年初因遭专业和民间两方反对而遭搁浅。2004年底,龙应台公开发文表示:"西九龙区落在商人手里,于是我们就看见典型的香港商业操作上演:一个说邀了蓬皮杜来开分店,另一个就说要与古根海姆合作……"他认为这跟商人们玩Gucci皮包、Bally皮鞋手法一样,"只是文化的意义已被淘空"。

  而在香港计划之后,古根海姆又曾试图进驻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当时的古根海姆第四任馆长托马斯·卡伦斯还将其在瓜达拉哈拉的分管称为古根海姆进军世界的里程碑,但这个计划依然被无限期搁置。

  对于这些失败了的全球拓张计划,古根海姆现任总监Richard Armstrong表示:“造成这些计划被搁置的原因是复杂的,但古根海姆希望能够了解全球版图上各个地区的艺术的渴望并没有改变。”而当记者以更明确的提法问他“是否认同与瑞银合作的MAP艺术项目是另一个种更为柔和的全球拓张方式”时,他点了点头。事实证明,古根海姆想要在世界版图上进行扩张的野心从未停止过。

  “古根海姆前任馆长托马斯·卡伦斯的全球拓张计划过于激进和强烈,并不能被接受。”Jehan Chu对记者说,“而古根海姆如今以发掘和推动艺术家发展为拓张模式的计划则显得更有亲和力,更容易被世人接受。”

  拓张背后:艺术扶持抑或文化侵略?

  文艺界专业人士历来对于古根海姆的硬扩张持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Jehan Chu认为:“每一枚硬币都有两面。一方面,人们看到的是古根海姆作为一家成功美术馆的管理经验,和艺术鉴赏能力及专业性,希望能够在本土艺术馆管理中吸收这些优势。而另一方面,人们担心古根海姆的拓张会给本地文化带来冲击,毕竟这是家强势的、以西方艺术理念为核心的美术馆,在与处于相对弱势的本土文化的沟通中,本土文化更容易受它影响,或者追随它的价值观,而逐渐丧失本土的艺术哲学和价值观。”

  而Richard这位被称为“极有人格魅力”的艺术节资深专家,作为古根海姆现任美术馆馆长,他并不回避记者提出的有关“消极影响”的问题。“为了避免古根海姆式的艺术审美在甄选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中的影响,我们从项目所在地区各选择了三位知晓本土文化艺术生态和价值独立策展人,完全由他们根据各自的文化经验去挑选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之后,我与三位策展人开会确定最终的艺术家和作品名单。我希望通过这种合作模式来确保我们是在扶持本土艺术家,而不是将西方审美强加于本土文化之上。”

  无可否认,选择本土策展人可以保证一定程度上的本土化,但这并不能消解本土艺术家在面对西方购买资本时所面临的冲击。瑞士银行作为整个项目的赞助人,为古根海姆的这一长达数年的艺术家扶持和艺术品购买计划,提供了雄厚的资金支持。据了解,古根海姆美术馆瑞银MAP全球艺术行动购买基金高达4000万美元。而还未受到国际关注的这三个大区的艺术作品,在国际市场上仍处在一个较低价位。

  泰国女艺术家阿拉雅·拉斯迪阿美恩斯柯告诉记者,她的影响作品《月亮的背叛》也被以一个“十分合理”的价格完成了购买,并已拿到全款。她十分认可与独立策展人交流过程中,策展人和美术馆对她所作出的全程支持。这位女艺术家认为,这与某些国际美术馆向艺术家邀约作品时偶有干涉,甚至要求“命题作文”的做法相比,是真正地尊重了本土艺术家的价值。

  与她相比,马来西亚艺术家Vincent则有着另外的担心:“近年来,马来西亚的当代艺术也刚刚开始受到国际藏家的关注,因为这些藏家在购买时更倾向于架上作品,许多年轻的本土艺术家便开始改变创作方法,努力做画家。这正是本土艺术家在国际买家投资方向下受到的消极影响。”

  而策展人June Ye(叶德晶)女士则认为,本土艺术家受国际艺术体系或价值观的影响,似乎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而策展人和美术馆在整个大环境影响中能够做的事,仅仅是尽量尊重艺术家,通过购买他们的艺术品而为其提供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正如Jehan Chu 所说,“古根海姆购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本身就是对本土艺术的一种扶持。而关于文化侵略和文化殖民,那则是本土艺术与文化能够渡过生存难关后,才会面临的持续发展的问题。”


分享到: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