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留法艺术史硕士邓捷:西方追求脱离光线永恒的形体

文章来源: 天津美术网 时间:2015-09-16 17:05

留法艺术史硕士邓捷做客天津美术网
留法艺术史硕士邓捷做客天津美术网

DSC_6707邓捷与邓家驹、邓家驹夫人徐礼娴在天津美术网
DSC_6707邓捷与邓家驹、邓家驹夫人徐礼娴在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您刚刚谈了您的一些理解,能具体举一些例子吗?

    [邓捷]:好的。我采用一个历史的叙述方式吧。首先我们谈古典主义,古典主义的静物画这个大家都很好理解,固定光源打在一些静物上,这个光源是不动的而且是单一的,后面是一个黑背景,目的在于凸显前面的这些亮的物体,那么所有的这些物体都可以交代的很清楚就像一个故事一样而且意义很简单,表现了丰富的物质文明,大家看了以后就有食欲。

古典主义静物画.
古典主义静物画

    然后,19世纪下半页印象派的作品,我们走出固定光源进入到外面露天的瞬息万变的光线之下,这个光线在不停的变换造成人们眼中的景象在不停的变化,因为物体的形象是由物体反射出来的光线表现出来的,由于光线在不断的变化所以我们物体的形象不可能表现的很实在,所以我们看到印象派所画出来的画几乎没有轮廓线或者轮廓线很模糊,它是见笔触的,因为它要表现瞬息万变的光线,所以整个画面就比原来的古典主义画要模糊但是显得更生动。而且它的光线不是打的这样的暖光光源而是外界的一些瞬息变化的光源,所以背景也是有光的,整个画面显得很亮而不像以前的画面比较黑。以法国为主的印象派解决了室外光源的问题,把物体由固定光源解放到移动光源,问题是每个人所看到的外面的景象有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因为各人的喜好是不一样的,然后画家就开始想融入各人的性格,所以我们由客观印象派借助印象派的光线表达说法就慢慢走向了主观印象派。印象派采用了不停变化的光源到了19世纪的末期很多艺术家觉得如果用变换的光源表现物体的话,那你表现的只是一瞬间的物体,无法把物体定格在一个永恒的标准之上,所以法国有个画家叫塞尚,他就不满足于原来这种变换的光源,他要把光源固定化,也就是说它把原来这些闪烁的光源把它画成一个一个固定的色块,还有一个改变,就是把本来平的桌子反过来一点,感觉像航拍一样,不是平视画面而是俯视画面,为什么?他是尽量的想把他要画的这些物体的各个方面全部展示给观众,因为他觉得光画一个瞬间或者光画一个层面是不够的,他尽量想在这个画面中画尽量多的东西。这幅画在当时是比较特立独行的,因为人们大多不会采用这个角度去画静物,而塞尚他把大量的笔墨用来画后面的这块衬布,引起了很多人的不解。塞尚有自己的说法,他说“我要把这个世界的整体表现出来”,水果上的光源也被他固定成了各个色块了。也就是说他开始把画面简单化的变成几个几何图形了,所以大家后来都认为塞尚是后来毕加索立体派的开山祖,大家认为从塞尚开始的艺术家不完全客观的表现一个作品而开始加入主观构造的成份,也确实如此。

后印象派画家塞尚 静物
后印象派画家塞尚 静物

    [天津美术网]:后来还有这样做的画家吗?

    [邓捷]:后来的一位几何派的画家叫做格罗斯,这是一位西班牙的画家,他就把静物变成了若干个形体,这样的作品在西方人的眼里并不十分突兀,这样一个形体恰恰表现工业时代光怪陆离的感觉,在当年的中国人们是没有这方面情感的,因为中国在清朝的时候没有完成工业化,而西方正在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也就是电气化革命。这种光怪陆离的街道的景象和工厂厂房的景象是很能够让人理解的,因为这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们看到这些酒瓶子,同时也看到的是厂房,也是灯火阑珊的都市所以西方的观众看到这个画就非常的有共鸣。紧接着他们由静物解构到人物。

毕加索 弹曼多林的少女
毕加索 弹曼多林的少女

    这幅画是毕加索画的《弹曼陀铃的少女》,把人体的各个部分简单为的几何形体,还要把人体的背部,我们所看不到的这些地方也拿到前面来变成几何形体摆在前头,这就是西方艺术家追求的一个目的,我要让你看到一个形体不仅是脱离光线的一个永恒的形体而且他要把形体的后面也搬到前面来。

格罗斯 毕加索像
格罗斯 毕加索像

    所以这张画也是这样,是一幅来自格罗斯的作品画的是毕加索。

毕加索 镜前的少女
毕加索 镜前的少女

    这张作品是一个照镜子的女人,它表现的是一个女人的眼睛,按理说侧面的眼睛只画三分之一和半个眉毛就可以了,而毕加索不是这样做的,他把整个正面的眼镜搬到了侧面,这种画法就很像中国的传统画法了。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顾闳中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传统人物画侧面的眼睛都是画整个一个眼睛而不是三分之一的,这样画是为了表现人的社会存在,就是说他的眼睛理应是这样的而不是你在瞬息所看到的三分之一个,同理毕加索也是这么想的。当然毕加索觉得这还不够,他还要把整个另外的半边脸也搬过来,在这幅作品里他还画了一个镜子,他从另外一个角度把这个人照了一下,是为了告诉我们整个这个人的结构的定义,同时他觉得一个人不应该具体的画他的每一个细节,可以把他简单的、突出的表现为几个若干的几何面,比如她的乳房比较丰满,干脆就画成这样简单的圆的几何形体,也可以更为鲜明的表现她乳房的丰满,如果她怀孕的话就画一个圆肚子,这样不仅让观众看到这个女人的全部而且她还有第二条生命。毕加索后来又进行了简化,一个女人翘着二郎腿十分个性,圆脸、头发、乳房、脚,坐在一个红椅子上,这种表现手法给后来给表现主义的画家提供了很多具体的办法。




责任编辑:培垠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