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组图:李勇政个展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文章来源: 天津美术网 时间:2015-09-16 21:55

李勇正(右)、杜曦云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李勇正(右)、杜曦云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杜曦云向观众介绍展览。
杜曦云向观众介绍展览。

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出品人马惠东(中)在观看展览。
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出品人马惠东(中)在观看展览。

天津美术网讯 由马惠东担任出品人,杜曦云、刘建国担任策展人,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主办,天盛文化艺术研究院、卓润(天津)国际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青海省高原生态发展基金会协办的“死亡,我多年的梦想——李勇政个展”9月12日起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艺术家李勇政的创作关注社会热点事件及其产生的社会影响,他的“传递一块砖”等作品借助微博等新媒体自媒体平台让普通人参与到艺术创作中,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 (包仲川、刘俊苍)

不得不做——关于《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

杜曦云&李勇政

时间:2015年7月9日

杜曦云:2015年6月9日晚,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4名儿童(系兄妹)服农药中毒死亡,“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这句话,据说来自其中一个孩子的遗书。你相信这句话的真实性吗?

李勇政:死亡的4个孩子中的老大,不到15岁,我不能确定网上遗书的真伪,这句话在几个版本中都有。

杜曦云:你觉得这4名儿童为什么选择这种方式结束生命?

李勇政:这个世界给予他们的一定操蛋极了。

杜曦云:“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这句话触动你了?

李勇政:是的,我曾经梦见自己陷入到一片黑色的沼泽中,感觉快要死了,身体漂浮起来,温暖而舒坦……我也曾认为自己活不过30岁,而我却活了这么久。经历了很多不堪的事情,希望总是一次次的占了上风。而现实没能给予他们希望。

杜曦云:你如何看待死亡和生存权利的关系?

李勇政:据媒体报道,2012年11月16日,同样是在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街头,五个孩子在冬天为了避寒,在垃圾箱里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其年龄均在10岁左右。让人心碎的事情,不停的发生和被遗忘。《世界人权宣言》有着对生存权利的定义:“人人有权享有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要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不仅包含生命安全和基本自由不受侵犯、人格尊严不受凌辱,还包括人们赖以生存的财产不遭掠夺等。不过,执着于这些会被认为太过书呆子气,甚至会将自己置身于不测灾祸中。在广大的地区,怎么活着比谈权利更为现实。

杜曦云:生命终归要结束,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繁华似锦或痛苦缠身,也终归是要消逝的,名利和恩怨,似乎面对死亡时变得虚无。你怎么看它们和死亡的关系?

李勇政:如果死亡是终点,它一定提示着生存,此在就是全部,我们为什么不能更嗨一些,更无所畏惧、肆无忌惮呢?那么所遭遇的繁华似锦或痛苦缠身不正是呼吸着的证明吗?或许,死亡“只是一种无法回应的状态”,一个被悬置的追问,那么繁华似锦或痛苦缠身不就有了绵长的隐喻,不正是所谓的存在的意义?

杜曦云:对于主动选择死亡的人,活着的人说什么都无力。在艰难的生存处境中,很多人的智慧和想象力日渐枯竭,意志走向消沉。你自己呢?

李勇政:如果是成年人对死亡的主动选择,我或许就此沉默,甚至会赋予波德里亚式的理解:主动的死亡是实现自由的方式。人被现实的一切所塑造,主动的选择死亡就是对控制机制的反对,具有形而上的象征性。而此时这样说,显得虚伪而苍白——是什么样的控制啊,他们仅仅还是一朵朵花蕾!我将自己今天的所得归于命运,而不是比他人洞见更多,我没有去实践自由的勇气,也没有做到无所畏惧、肆无忌惮。我只是保有怀疑,当多数人兴高采烈前行的时候,我渴望弱弱的后退一步。

杜曦云:这4位儿童的生命以这种方式消逝,你推想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李勇政:看报道说,在中国,由于父母在城市里打工,留在农村的孩子有6100万,由祖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养育;有近1000万的孩子一年见不到一次父母,还有200万左右的孩子无人抚养。这次自杀的4个孩子,还有之前在这个城市死去的5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留守,他们在守候什么呢?这是被抛弃的一代人,不论这个时代被渲染得多么牛逼,这个伤口足可以吞噬一切的光鲜。

杜曦云:你觉得在这个地区,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吗?

李勇政:还会的,这个社会不太在乎他人的痛苦,更不善于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杜曦云:类似的事情,怎样才能避免呢?

李勇政: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行动,比如我会去响应一些民间的救助组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比如,这悲伤的事情,让我不能掩饰自己的情感,必须去做这一件作品。

杜曦云:2000块岩盐在海滩上摆放成“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的字。用喜马拉雅山的岩盐,有形而上的含义。盐被海水冲刷、融化,有转化、回归的意味。为什么用2000块?

李勇政:盐对于我来讲,有着特殊的象征,这不重要,每个人对于喜马拉雅、盐、大海,都有不同的感受。没有什么象征具有具有普遍意义。2000块只是一个巧合,找到一片合适的海滩,每个字高2米左右,很契合环境,8个字共需要1170块盐块。展览现场大概830平方米用于放置盐块,每平方米放置一块,人可以穿行其中,加起来恰好2000块。

杜曦云:你把有具体社会原因的死亡,转化成诗意的艺术作品,在扩展人们对生命的感叹和思考时,会不会在诗意中把具体的死因虚无掉?

李勇政:每时每刻都不幸的事情发生,很多事情,不在于你怎么去表达,而在于表达的本身,谁也不能让一件事情长久的停留,一件事总会被另一件事所淹没,快到甚至你还来不及追问、恢复你的平静。我只是想做点什么,或这件事情让我觉得不得不这么做,即使它已经被遗忘掉了。

杜曦云:对你来说,以艺术家的身份、以艺术作品的方式、在艺术体系中传播,有什么作用?

李勇政:不知道。或许以哪种方式,在哪里体系里面传播,都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我们不得不做一些事情,希望可能会出现一些美好的结果,来鼓舞此时的行动。毕竟,我们还在好好的活着。

假想死亡……

文/杜曦云

    死亡,我不相信这件事,因为我不会在场确认它已经发生了。对于这件事我不能发言,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安迪•沃霍尔

    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9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4名儿童在家中死亡。这四名儿童是一兄三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5岁。孩子的父母均在外打工,四兄妹身边没有直系亲属照料。经公安机关调查勘验和相关尸体检验,4名儿童均系口服农药中毒死亡,排除他人所为。12日23时,在征得儿童的母亲同意后,4名儿童的遗体被火化。

    6月12日,有媒体披露了哥哥张启刚留下的一份简单遗书。遗书大概内容是:“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我曾经发誓活不过15岁,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今天清零了!”

    之后,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警方在现场勘验中提取了一封遗书,在提取4名儿童在学校的作业本后,鉴定认为这封遗书是年纪最大男孩的原笔迹。据毕节市七星关区公安局党委委员刘歆介绍,遗书是在作业本纸上写的,与网上流传的有一定出入。毕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周家庆说,因为牵扯到未成年人的保护和事件后续的调查,原件内容不便透露,遗书的大致内容是:“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们知道你们对我们好,可我们该走了,我曾经发过誓,我活不过15岁,可中间的意外让我活了这么多年,我现在14岁多,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可是我从没有实现过,今天,终于实现了。” 对于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披露遗书,刘歆解释说,因为当时找到这份遗书后,要到小孩的学校提取他们的作业本,并进行送检,才能确认这封遗书的真伪,需要一定的时间。

    关于这份遗书的真伪,很多人曾展开热烈讨论。其实,对不在场的所有人来说,关于这个事件的一切,都是通过媒体传送的文字、图像、视频来了解的。只不过,面对这些信息,每个人能展开自己的推想。

    在浩瀚宇宙中,能拥有生命,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对生物来说,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对拥有意识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在拥有生命、必然死亡这方面,所有人是平等的。有所差异的,主要是活着时拥有的权利,以及快乐的程度。这二者既有必然联系的部分,又有彼此独立的成分。求生存、继而求更大的快乐,是人的本能。除非痛不欲生或追求虚幻的狂喜,没有人会选择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

    除非亲身体验,否则只是假想。死亡,是生命的一个绝对界限,生者无法触及。对于活着的人,只有生是可感知的,关于死亡,只能假想。4个留守儿童,最大的14岁、最小的5岁,生命尚未盛开,是什么样的亲身体验和想法,让如此年幼的孩子选择了主动结束生命?随着他们的逝去,很多事情都已不可知:他们生前的生存状态、他们为什么死、为什么4个一起死、怎么死的……对活着的人来说,如此极端的事,再一次探测和展示了当下现场的状况。

    李勇政是一个拥有“艺术家”身份的人,和很多人的本能反应相似,这4个儿童主动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让他深深刺痛却又茫然难言。那份“遗书”的真伪姑且不论,4个儿童的死亡和“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这句话,强烈触动着他自身的经验和思考,让他产生通过艺术方式来表达的冲动。这种表达,既是个人体悟的转化,也是对这个将要被快速遗忘的惨痛事件的挽留。

    多年来,李勇政频繁触及着复杂的人和事。中国现场中,利益暗流的盘根错节、陈旧模式的积重难返等,他深有体会。他也经常尝试着从现场中抽身来独面时空,这时,他体会到生命中虚无的一面:无论多么繁华或悲凉,在万古长空中,终归只是一朝风月。死亡是生命必然抵达的境地,是无言以对的消失,又是悲欣交集的解脱。他也经常茫然无措,当生命诉求遭遇复杂坚硬的现实处境时,他曾认为自己活不过30岁。之后,在经历了很多不堪的事情后,他至今依然活着。毕节4个儿童的死亡和“遗言”,让他的这些体会进一步发酵。

    他用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天然盐块,在海滩上摆放成“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这8个汉字,让这文化的产物在潮水的冲刷中很快融化掉,回归到大海之中。和这自然环境相对,在美术馆空间内,他也放满盐块,同期播放潮汐融化盐块的视频。这种表达方式,在自然环境和人为空间的张力关系中,把4个儿童的具体事件和李勇政对死亡的个人假想混合起来。在李勇政自己的艺术行迹中,这件作品和回溯1949年前新华日报内容的《送给你》、源起于广东乌坎事件的《传递一块砖》、出售喜马拉雅山天然盐块的《被消费的盐与冈仁波切》等作品连带起来,显露出了他近年来关注的问题(信仰、言行、民权)和表达惯性(从具体的社会事件中提取、转化抽象规律)。

    这样的作品有丰富的指向,更具体的意涵和魅力,取决于每一位观者的人生体会,和作品展示的时间、地点。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能牵涉出特定的现场背景,增强或减弱作品的力度。在奇观纷涌的当代中国,让这件作品力度强化的社会背景,往往不期而至……

2015年9月5日

李勇政个展 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

展览时间:2015.9.12—2.15.10.17

展览地点: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出品人:马惠东

策展人:杜曦云 刘建国

主办单位: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协办单位:天盛文化艺术研究院、卓润(天津)国际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青海省高原生态发展基金会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李勇政个展“死亡,我多年的梦想”在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