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发现文章差错的六个秘诀

文章来源: 人民网强国博客 时间:2012-10-07 23:10

发现文章差错的六个秘诀

作者按语:此博文节选自本人即将在《青年记者》杂志上发表的《练就“火眼金睛” 当好媒体“把关人”》一文。如何发现文章差错,本人认为,除了必须具备高度的责任感和扎实的基本功外,还要探寻差错产生的一般规律,通过科学的方法发现并纠正差错。本人在报纸编辑审读工作中,摸索出了一些基本方法,或许对大家有所裨益。

发现文章差错的六个秘诀

发现文章差错,首先要善于发现文章的疑点。要“于不疑处有疑”,就是在别人的“盲区”里发现疑点,练就一双善于发现差错、识别差错、判断差错的“火眼金睛”。然后再通过认真扎实的求证,将疑点坐实,差错改正。

一、通过常识发现疑点

即用大家耳熟能详的常识作为参照,推断文中的事实或数据有误。

 如2009年新华社的一篇通讯中有这样一段话:“古代的出版人给我们留下了八万卷典籍,举世罕见。”对于“八万卷典籍”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如果您不清楚的话,仅从“读书破万卷”、“家藏万卷书”这些常识来判断,就知道它并非是个遥不可及的数字。如果您能再了解一些国内主要图书馆的古籍收藏情况,就更能辨其为伪了。如国家图书馆现有古籍226万册,其中中文善本古籍就达26万余册;再如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现藏古籍达30余万卷,其中仅珍椠善本就有8万余卷。

其实,“卷”是中国古籍的较小单元。在唐代,一卷书少则几千字,多则上万字,万卷书不过一亿字,相当于现在32开本500页的图书约300本的文字量。可见,“八万卷典籍”并不是一个“举世罕见”的文字量。

事实上,中国古代典籍要远远超过八万卷。仅以《四库全书》文津阁本为例,就收录古籍3503种,共79337卷。因此文中很可能是将《四库全书》的总卷数误记为中国古代典籍的总卷数。

二、通过历史年代发现疑点

即将新闻人物或新闻事件放在历史年代的坐标中去衡量和判断,看是否出现悖谬和不符。

如2009年3月30日本报一版刊登通讯《把党的理论讲给千千万万人――追记老红军、广空“老战士报告团”原团长张绪》,文中说:“1937年11月,他(张绪)又和几位吕梁山的热血青年一道,投身工农红军。”可据历史记载,早在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为了推动抗战成为全民族的抗日革命战争,发布了改红军为八路军的命令。因此在1937年11月,工农红军已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张绪此时投身的不可能是工农红军,只能是八路军了。那么,“老红军”怎么变成了“老八路”呢?

发现了文章的疑点,重新查阅全文,在文章的下面一段话中找到了线索:“1938年2月,一场激战之后,参军仅一年的张绪,面向党旗庄严地宣告了自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誓言。”原来,张绪是1937年2月参军的,这时我军仍是工农红军,故“1937年11月”是记者的笔误。

三、通过上下文发现疑点

一篇文章的上下文之间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通过对上下文之间的内容进行比较,如发现彼此不符或不能对应的地方,文章便有了疑点。

如2009年11月10日本报刊登《让基层之路越走越宽》的署名评论,文章引用了一句古语:“宰相起于州郡,猛将发于卒伍”。

“州郡”是古代较高的行政区,并非基层行政单位。据《资治通鉴》记载,赤壁之战中,鲁肃劝说孙权不可听群儒之言降曹,因为群儒“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就是说群儒降曹,照样可以一步步做到州牧郡守这样的大官。显然,“州郡”与下文的“卒伍”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也与文章的主旨不符。

就此疑点,查阅有关资料,发现这句话出自《韩非子・显学篇》,原文为:“故明主之吏,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州部”才是古代基层的地方行政单位。这句话的意思是:贤臣良相都是从基层锻炼上来的,而强猛将帅都是从士卒中摔打出来的。总之,凡成大事者,必须从基层做起。

四、通过文字本身发现疑点

任何文字都有其本义和引申义,如果文章内容与文字的本义和引申义均不符,就一定有问题。所以,我们要具备一定的文字学知识,从文字本身发现差错。

2009年12月21日本报刊登纪念荀慧生诞辰110周年消息,报道荀派六出濒临失传的剧目将重返舞台。文中将荀派名剧《绣襦(rú )记》错为《绣垒(xū )记》。当日新华社的通稿及所有网络媒体的报道均为《绣垒记》,甚至连戏票上也印的是“垒”字,同时此稿经过荀慧生的三个弟子看过,故版面编辑坚持不改。最后我只得找出《辞海》的词条来佐证,说服了版面编辑。第二天,全国媒体只有《人民日报》准确无误地对此作了报道。

其实,对此差错,我们只要从文字本身分析就不难识破。“襦”是短衣、短袄之意,而“垒”为丝织品缯。剧中的长安名妓李亚仙将珠宝暗缝在绣襦之中,赠与落魄公子郑元和,显然不可能用缯这种丝织品。

五、通过词语本身发现疑点

每一个词语都有它的本身含义及其形成演化过程。如果发现与词语的含义不符,就一定有问题。

2009年11月2 日本报副刊刊登散文《远近双流》,文章称:“据《明统一志》记载:瞿上城在(双流)县东18里,蚕丛氏所都。”

“统一”的意思是“使成一体”。明代并非统一的中央王朝,北方有瓦刺、鞑靼,东北有金,西北新疆也未纳入中原版图。 所以不可能有所谓的“统一志”。

正确的说法应为《大明一统志》。 “一统”,即“大一统”。在先秦是指天下诸侯皆统系于周天子,后世因称封建王朝统治全国为大一统。

《一统志》是地方志的一种,以全国行政区划为纲,记载全国舆地的总志。其体例由唐宋时期的《括地志》、《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等全国性志书发展而来。元朝始有此名,编纂了《大元大一统志》。后明、清相继编纂了《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

六、通过文章已有信息发现疑点

一篇文章中的差错可能是编辑的“盲点”,但通过文章已有的信息可以让“盲点”现身,成为疑点。

2009年2月14日本报副刊文章《大别山赋》,文中列举并颂扬了一些籍贯大别山区或活动于这一地区的历史人物。在邓颖超一段后,为:“太行抗战,林育蓉以弱胜强,首斩坂垣英名传,平型大捷震国威。”文章中提到1937年的平型关大捷,而组织这场战斗的是林育蓉。即使您不知道林育蓉其人,但平型关大捷是妇孺皆知的事件,突然出现了个不熟悉的人名,就应该去查查。

其实,林育蓉是林彪的原用名,他到黄埔军校后觉得自己的名字太女人气,才更名为林彪。文中虽然基本内容都属实,但是对于林彪的评价一直是中共党史的敏感问题,作为党中央机关报不宜在此事上轻易表态,否则容易被人利用或借题发挥,造成思想上的混乱和舆论宣传上的被动。

(杨立新的博客)


分享到: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