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高艳龙行走断层线 高原助藏民

文章来源: 天津网 时间:2012-10-07 21:48

    母亲常说:人只要常做好事不做坏事,无论遇到多难的事也能过得去。我是记住了母亲的这句话,也受益于这句话。

    对工作、对事情,我可是个较真的人,干什么都要求自己必须干出个样来,既干就得让自己干好。

    高艳龙:行走断层线 高原助藏民

  偶遇 他成了藏族女孩的恩人

  4月的青藏高原还是寒风凛冽,此时,中国地震局第一监测中心监测二队的一队人马已经登上了高原,在甘孜州道孚县麻孜乡的村头架起了仪器,开始了新一轮的项目监测。

  这时只见从远处走来一群人,个个背着满是野生藏茶的大竹筐在艰难前行,其中个子特别矮小的一个女子,更是被风吹得左右摇摆。走到近前再看,那晒得黑红的小脸充满稚气,一双大大的眼睛正怯怯地望着这群外来的陌生人。队伍中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走上前,拦住她问:“你年龄还小,正是上学的好时候,怎么就和这些大人干一样的活?你父母呢?”一句话把女孩的眼泪问了出来,周围的几个阿妈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对他说:“这孩子太可怜了,父亲多年残疾,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又得了严重的肾病,家庭负担全落她肩上了。你要是好心人,就帮帮她吧。”

  正是这一次偶遇,就是这几句对话,一个从东部海边远道而来的汉族普通科技干部――高艳龙,用他的爱温暖了一个西部高原上的藏族女孩――泽玛拥初,更用他几年来无私的资助与关怀改变了她的命运。

  随后,高艳龙帮着泽玛拥初背着她的竹筐向她家走去。那其实是个很难称之为家的小窝棚,在半地下又黑又破,里面摆着一张用几块废木板搭成的床,一个妇人躺在上面。拥初告诉他:“平时是爸爸睡在这张床上,妈妈晚上就睡在柜子里。”高艳龙看看墙边没有顶盖的柜子,不禁热泪盈眶。他想,尽管我不能解决她家里的贫穷,但我至少可以帮助孩子上学,让她能有一个学知识、学文化的机会。他问拥初:“如果我能帮你,你愿意再去学校吗?”“我愿意,我很想上学,去学汉语,如果我能回学校我该上五年级了。”看到孩子兴奋的表情,高艳龙走过去握着拥初妈妈的手,对她说:“我想资助拥初上学,如果她能上大学,我就资助她直到她大学毕业。”拥初的父母听不懂汉语,当拥初把这一番话翻译给他们听后,妈妈用尽力气攥紧高艳龙的手,流着热泪不住地点头致谢,她知道,眼前这个陌生人就是她女儿的大恩人,他们一家的大恩人。

  高艳龙当时给了拥初五百块钱,又给她买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和鞋子,还为她和妈妈拍了一张她们一生中第一幅照片。从此以后,高艳龙在高原上便多了一家亲人,多了一分牵挂。每年的三四月份,高艳龙都会按时给拥初寄去一千块钱。去年拥初来电话说妈妈的病情恶化了,高艳龙额外寄去了一千块钱;今年年初下大雪,拥初说家里的窝棚被压倒了,高艳龙赶忙又给寄去了两千块钱。拥初一家也是纯朴、善良的老实人,对恩人的大恩大德不知道拿什么来回报,听说高艳龙有高血压病,身体不太好,就特意给他寄来传统藏药。而高艳龙又怎么能让他们破费?收到药就把多几倍的钱再给他们寄回去,还一再叮嘱千万别再为他花钱,有困难一定要告诉他。去年拥初上初中了,她给高艳龙寄来成绩单,并写信感谢他。高艳龙高兴极了,但听说中学离拥初住的地方远了,上下学既费时间又不方便,他立即让在当地工作的同事买了辆自行车送到拥初家里,还写了一封长信鼓励她,希望她能安心学习取得更好的成绩。他也会经常打电话到学校了解拥初一家的情况,就连学校传达室接电话的校工都能听出他的声音,每次打电话找拥初,那边就会十分热情地说:“我知道,您就是资助她的那个队长。”


分享到: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