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张海霞 震区孤残孩子的"妈妈"

文章来源: 天津网 时间:2013-12-19 12:16

  海霞妈妈与“可乐男孩”

  ■ 好人语录

  他们称我“海霞妈妈”。妈妈的责任是什么,不是单单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更重要的是用爱呵护孩子的成长,给他们指引,让他们能够自理,能够自立,能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 我要推荐好人

  “津门好人榜”每期在本版推出,敬请读者朋友参与“津门好人榜”互动,如果您想推荐好人,请联系我们。

  中记联网讯 天津日报记者胡春萌  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张海霞把对自己孩子的温暖母爱延伸到汶川地震灾区的孤残孩子中。5年来,张海霞多次前往四川灾区,每次路费、给孩子们带的礼物,再加上负担20多个孩子的学费,总计已超过20万元。几百页QQ聊天记录,几千条短信和通话,记录了她和这些孤残孩子心灵的交流。孩子们亲切地称她为“海霞妈妈”。这位妈妈有时很温柔,有时很严厉,有时又有点唠叨。对于孩子们,张海霞总有操不完的心:这个要上中学了,那个该找工作了,这个学费不知道够不够,那个不知道结婚的事情定了没有?别人说她太累心,她说这是忙碌并幸福着,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能够自力更生,是她最快乐的事。

  圆“可乐男孩”创业梦

  今年中秋节,北川可乐男孩杨彬给他的“海霞妈妈”打来电话,兴奋地讲了他刚刚在人民大会堂做报告时的见闻。这是张海霞收到的最好的中秋节礼物,她的北川儿子长大了,越来越有出息了。

  在地震中截掉双下肢的学生杨彬,一句“我想喝可乐”让全国人民记住了他。倔强的他中学毕业后不想依赖父母,想自己创业。可是做什么、启动资金从哪里来、怎么做?他毫无头绪。而且,要想获得专为残疾人设立的创业无息贷款,必须有经营执照才能申请,没有启动资金,租不到门脸,就无法申请执照,他的创业梦想似乎进入一个死循环。

  这时,杨彬想起,第一次见到张海霞时,在张海霞捐助的学习用具中有一封她的亲笔信,信中是张海霞给每一个孩子的承诺:“当你和你的家人、朋友在任何需要帮助的时候,都可以来找我,只要我还活着!”于是杨彬找到了张海霞,张海霞也被杨彬的乐观和勇敢打动,决心帮他实现愿望。

  一开始,杨彬计划卖可乐。张海霞是一名会计师,也有过创业经验,她简单算了一下,开这种店利润很少,很难赚到钱。于是她建议可乐男孩转换思路。经过一番筛选,杨彬决定开一家“汽车美容店”。他兴奋地写好了一份先期投资20万元的创业计划书。谁知,“海霞妈妈”看过计划书,非常直白地批评他:“不务实。”张海霞帮他仔细分析了北川新县城的市场特点。首先,县城刚刚建好,人们的生活正在恢复,私家车不会太多;其次,人们收入水平不高,高级车辆少。所以,张海霞建议杨彬,启动项目时,服务项目不求全但求精,不用请那么多的工人,高级设备也先不用采购,先期做一个小型的洗车店,以后随着新北川的发展,服务再进一步拓展。

  杨彬觉得“海霞妈妈”说得有道理,他认认真真地重新整理创业计划,从店面的地段选择、车流人流统计,到店铺租金、人力成本、设备采购,娘儿俩一条条地讨论,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分析。最后一份先期投资12万元的成熟计划出炉了。

  杨彬的父母凑了2万元,“海霞妈妈”出了4万元,租下了一间年租金6万元的铺面。杨彬申请了1万元扶持基金,张海霞与当地残联联系,帮他申请5万元无息贷款,购置了简单的擦车设备。2012年正月十六,“北川可乐男孩汽车美容馆”正式开业。

  开业前,张海霞几次提醒杨彬,一定要记账,专业账目不会记,可以先记一个流水账,然后再慢慢学。一个月后,杨彬打电话给“海霞妈妈”,兴冲冲地告诉她:“我赚了3000多元。”张海霞很高兴,但是她还是没忘了提醒杨彬:“你自己也要算工资啊,自己可也是一个劳动力呢。”

  如今,杨彬的洗车店稳步发展,他又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北川特产店,可以说,他是震后北川154名残疾孩子中第一个成功创业的人,成了北川残联的“创业形象大使”。

  助折翼天使实现画家梦

  今年8月,14岁的夏凤婷,将天津设为她感恩之行的最后一站,因为天津有她的“海霞妈妈”,她想和“海霞妈妈”多“腻”几天。

  夏凤婷生活在都江堰,汶川地震前她是学校出了名的小画家。然而地震令小姑娘失去了握画笔的右手。由于骨骼还在长,小凤婷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做一次切骨手术。但她依然怀揣着一个坚强、美丽的梦想——“我还有一只左臂,我要当个画家。”这几年来,凤婷的左手画一点点进步着,每一点成绩,凤婷都要告诉海霞妈妈,隔三岔五,凤婷都要把自己的作品拍成照片,发给她。因为凤婷觉得海霞妈妈不仅是妈妈更是“知音”。

  今年暑假不做手术,凤婷和妈妈李鸿英想到成都、安徽、北京、天津来看望那些曾经给过他们关心和帮助的好人们。海霞妈妈帮助这对很少出远门的母女制订了出行计划。出发之前,李鸿英给张海霞打电话:“大姐,您看我们给大家带点什么礼物啊?要不送面锦旗?”这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两位妈妈为了小凤婷的事在电话里交流,海霞妈妈说:“孩子画得那么好,还不如带几幅画送给大家。”

  一出车站,小凤婷就像只小鸟一样,一头扎进海霞妈妈怀里撒娇。吃饭时,她又突发奇想:“海霞妈妈,你给我起个笔名吧,我好刻个章。”“好,让我想想。”“……您想好了吗?”“哪有这么着急的,不得让我好好想想吗!”想了好几天,“凤婷,您觉得丹凤朝阳这个名字怎么样啊?”“这也太长了吧。”“名字短了重名太多,而且你不是要刻一个章吗,四个字正好对称啊。”“为什么起这个名字?”“丹凤朝阳比喻贤才遇到了好的时候,有好的发展。”“……”见小凤婷还是有点犹豫,张海霞说:“那你自己再想一个。”“不要,我就要这个。这是海霞妈妈起的。”小姑娘的心思总是变得很快。

  这次天津之行,张海霞特地请了一位美术专业的老师来指导凤婷画画,小凤婷的绘画马上上了一个台阶。这也让张海霞意识到,凤婷的绘画必须由专业老师系统教导。有一段时间,凤婷在都江堰的一个公益组织学习绘画,可是时间一长,公益组织师资缺乏,老师们集中力量培训面临高考的学生了,较小的孩子已经很长时间没人指导了。凤婷的妈妈觉得,只要孩子能好好上学,考上高中,有大学上,绘画的事可以先放一放,所以也没太在意。

  张海霞“批评”了凤婷妈妈:“凤婷有残疾,不是什么工作都能做。不是考上大学就能解决她的生活问题。她有绘画的天赋,就应该好好培养。以后凭这个一技之长,起码能养活自己。”两位妈妈为了凤婷的未来,谈了半宿,最后达成一致意见,一定要给凤婷请好老师,系统学习。张海霞让朋友帮忙,希望能够在都江堰找一位美术老师,长期对凤婷进行辅导。明年,凤婷中考后,暑假时间比较长,张海霞计划让小凤婷在天津住一个月,找一位好老师,集中培训。

  做震后孤儿的心灵支柱

  在“海霞妈妈”的孩子中,最让她心疼也是最操心的就是龙海星和龙春梅兄妹。

  汶川地震时,龙海星因为伤势严重,不得不截去了左腿,失去了父母的海星和妹妹都成了孤儿。第一次见到海星后,这个黑黑瘦瘦的孩子发给张海霞一条短信:“感谢你们来看我,我很知足。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悯,我会坚强地走下去。”这让她心里特别酸,也让她意识到:这是个敏感的孩子。回到天津后,张海霞登录了龙海星的QQ空间,发现有一个帖子题目叫做:《谁是我人生的导师》。这让海霞更深切体会到了这个孩子内心的迷茫和无助。

  为了帮龙海星打开心扉,张海霞给海星凑学费、邮寄衣服书包,并不时询问学习情况。渐渐的,海星和她亲近起来,说:“如果可以,您能不能多关心一下我的妹妹。我在重庆上学,半年才回一次叔叔家。不知道妹妹过得好不好。”这是海星第一次主动向海霞妈妈寻求帮助。

  2011年暑期,张海霞特地装修了家里的房子,买了上下铺的新床,从四川将海星兄妹接到天津的家里感受家的温暖。张海霞给两个孩子买了里外全新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亲手下厨做川味的水煮鱼。海霞妈妈还带着兄妹俩专门拜访了孙长亭,希望他的生活态度能给兄妹俩启迪。

  因为海星比较内向,所以海霞妈妈经常主动给他打电话、浏览海星的QQ空间,希望能从那不多的话语间了解孩子的心理状态。去年,发现海星好几天晚上睡得很晚,张海霞知道孩子又遇到难事了。再三追问,海星才说,今年实在交不起学费了。

  因为地震摧毁了震区的重工业,作为海星兄妹监护人的叔叔婶婶,只能到处打零工。海星在读大学、春梅在读护校,叔叔的两个孩子也相继考上大学,家里的负担越来越重。说什么也不能因为没有学费而辍学啊!张海霞赶忙与海星的学校联系,希望减免学费。为此,海霞妈妈专门去了一趟重庆。她亲笔写了一个申请给学校,经过几次与学校领导的面谈,最后学校批准了一等助学金4000元。然后,张海霞又一次次跑残联,为海星申请到2000元补助,自己又给了海星1万元。这样,海星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就都够了。

  如今,海星已经顺利毕业并且找到了工作,虽然赚得不多,但至少能独立生活了。

  张海霞说,今年是自己的“收获季节”,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了,能自立了,我就安心了。对于这些孩子,物质帮助,只能解决眼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给予他们精神上的关怀,帮他们重建人生的目标,规划人生路线。为他们操心,我觉得幸福。


分享到:


责任编辑:陈英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