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董俊杰指挥棒下的艺术人生

文章来源: 中企天津网 时间:2014-07-16 10:26

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团长、音乐总监董俊杰

——专访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团长、音乐总监董俊杰

六月二十日,仲夏之夜,中华剧院里高朋满座。在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在团长董俊杰的指挥下,歌剧爱好者收获一个难忘的夜晚。《卡门》、《茶花女》、《多么可耻我悲伤》等一系列经典歌剧选段重现,一首首欢快而奔放的乐曲向观众飘来,人们被这曼妙的乐曲及动人的演唱深深吸引住,仿佛进入了诗情画意般的意境。

在这收获满场掌声的歌剧之夜,指挥家董俊杰让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用娴熟而富有感染力的节奏;优美、和谐的肢体语言;舒缓、紧急有序、刚柔相济、准确有力的手势;潇洒飘逸的身姿;以及他精湛的艺术魅力巧妙的引导乐队和观众进入如痴如醉的艺术境界。近日,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团长、音乐总监、首席指挥董俊杰,感受他别样的艺术人生。

高水平演出为百姓“打开艺术大门”

一流指挥、一流乐队、一流演员以及一流行政管理铸就乐团的高水准,也使得 “走进歌剧”系列在天津获得强烈反响。

据了解,6月20日演出的《仲夏夜之梦》是“走进歌剧”系列的第十场。2013年,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推出“走进歌剧”系列,在天津正式打响歌剧品牌。经过一年多,十场演出,“走进歌剧”系列在天津获得强烈反响。

能够收获如此多的好评,和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高水平的演出密不可分,也与歌剧团团长兼指挥——董俊杰的资历深厚,技艺精妙,指挥严谨密不可分。在董俊杰的带领下,歌剧团不断强化演奏水平,为拥有一流指挥、一流乐队、一流演员以及一流行政管理而努力,并建立了一套严谨的团队管理制度。多次邀请国内外知名艺术家同台演出,开阔了歌剧团艺术视野,丰富了演奏技术与经验,并形成了多元化的音乐风格。

除了高水平的演出质量,“走进歌剧”系列的准确定位也成为备受乐迷追捧的一大原因。董俊杰坦言,为了打亮品牌,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与传统歌剧团演出形式有区别,每场演出都有不同的主题,通过变换曲目、变换演出风格来展现。虽然曲目的变化加大了训练难度,但对于观众而言这样的演出才更具有欣赏性,这也是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能获得观众认可的重要原因。对于“走进歌剧”系列的未来,董俊杰信心满满。“未来有可能继续邀请一线歌唱家来参演,风格也会不断变化,如巴洛克时期、古典时期我们都会尝试。如果有机会,我们年底的时候也会邀请一些国际大腕,为我们‘走进歌剧’系列注入新的活力。”

为了让高雅艺术走进百姓生活,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特别策划推出了三个系列,分别是“走进歌剧”系列音乐会、世纪放歌——中外艺术歌曲系列音乐会、音乐下午茶——系列音乐会。“走进歌剧”系列是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2013年推出的系列品牌,迄今为止已经演了十余场。“走进歌剧系列在天津根据我们演出季的安排,今年预计可以演到16场。”董俊杰表示。举办高水平、高品位的演出,为演奏家们提供的是一次次极好的实践和锻炼机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一定会跻身我国优秀乐团行列,为天津的文化事业做出积极的贡献。”

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的另一主打作品—— “音乐下午茶”日前在天津首演。一段段熟悉美妙的旋律,让观众在炎炎夏日,享受“音乐下午茶”的美好时光。董俊杰表示,未来全团将会继续探索、完善“音乐下午茶”,给天津市民提供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名师的“妙手回春”造就乐团的“熠熠生辉”

 一个全部靠实力和气质而鼎立扬名的歌剧团,是需要经过名师“妙手回春”的指教和千锤百炼的磨合,才能“点石成金”而熠熠生辉。

舞台上,演奏家们琴瑟和弦,为观众奏出一首首经典旋律。董俊杰的潇洒身影,也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许多不了解指挥艺术的人看来,指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不过就是为乐队打打拍子。然而指挥其实一点都不简单,杰出的乐队往往都是经由杰出的指挥家调教出来。“我们指挥的工作就像导演,一支七八十人乃至上百人的庞大乐队,演奏的节奏、速度、力度、分句、表情,都得经指挥才能统一,音乐能否被完美地呈现,关键就在于指挥。指挥家不仅要有一双会说话的手,还要有超出常人的音乐素养;他对音乐的理解能征服乐队中所有的演奏家们,这样一场音乐会才能征服所有观众。指挥的同时也是演员,因为导演都在幕后,指挥却要时刻站在台前。”董俊杰介绍,虽然指挥家让人有君临剧场的感觉,但自己站在指挥台上的心态其实很平和。“我完全把自己当成整个乐团的一分子,全心全意投入对音乐的诠释中。”

董俊杰表示,歌剧团每次演出前,自己都写出排练计划,实施方案,反复阅读总谱,进行曲式结构分析,对和声的音响、音乐表现、调式的变化等都要无数次在钢琴上弹奏,准确了解与把握乐曲的内涵、风格、特色,使乐队理解他的意图,引导乐队进入应有的状态与境界。

俗话说得好:“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乐团的排练过程是一个显得非常枯燥而冗长的过程,不仅非常艰辛,而且非常吃力,有时往往为了一个音,为了一个节拍,为了一段音色的和谐统一而反复练习很长时间。虽然其排练过程显得单调而枯燥,需要付出心血和汗水,但是也正是在排练中体验着一分艰辛并收获着几分成功所带来的愉悦。

董俊杰对每一部作品的排练,都是非常认真非常严格,他经常强调在排练过程中,一定要专心致志,用心去演奏,每一个好的演奏家有一定的天赋,但是还要靠后天的刻苦修炼。演奏每一首作品,都要深刻领会每首歌曲的主题和旋律,只有这样才能使歌曲活起来,充满着活力和激情。

董俊杰认为,音乐指挥家也是领导者,在舞台上处于核心地位,对乐曲和乐师发挥支配力。尽管音乐训练、天赋和乐曲知识是指挥家领导力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最出色的指挥家一定会意识到,领导乐团达成目标需要更多的要素。“如果我们要塑造一种促进艺术成长和充满意义的工作环境;如果我们要创造一种不但对观众而且对音乐家自身都有重要影响的产品;如果我们要构建能够让乐团取得长期成功的基础,我们就必须要建立领导力,而不只是管理。”

董俊杰在排练过程中同样遇到过困难。“曲目的难度是对我们最大的挑战”董俊杰表示,“然而我们并没有被这些问题打倒,通过全团的努力不仅克服了困难,也让我们更加自信。”2014年新年音乐会,董俊杰率领的歌剧团为观众奉献了一场精妙绝伦的演出。6月20日“仲夏夜之梦”,同样收获的了满堂喝彩。这其中不乏难度系数很高的曲目。“如果非要问坚持下来的原因,我觉得是我相信自己和演奏家的能力。”

“音乐世家”出身的指挥界新星

出身于音乐世家,执着于指挥事业,这个貌似平凡却又做出不平常事业的音乐人显露头角,在艺术道路上迅速成长为我国指挥界一颗耀眼的新星。

就像许多指挥家一样,董俊杰的音乐之路,也是从学习钢琴和作曲开始的。董俊杰的父亲董永祥是山西临汾市文化艺术学校的音乐教师,也是闻名蒲剧界的著名作曲家。从小,董俊杰的生活中就充满了音乐,家庭的艺术熏陶,父亲的言传身教,让董俊杰自然而然地走进了音乐的殿堂。从7岁起开始学习音乐,董俊杰很快就显示出艺术天赋,13岁就考入了临汾艺校音乐专业,学习钢琴和作曲。

与许多指挥家不同的是,董俊杰第一次登上指挥台时,还是个从未学过指挥的学生。在学校里的一次音乐会上,原定的指挥由于突发意外情况无法参加演出,董俊杰被临时拉上指挥台救急,没想到他不仅胜任了,还大受好评。而这次临时登台,让年纪轻轻的董俊杰迷上了指挥艺术,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一名指挥家,开始如痴似狂地准备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是中国高等音乐教学中指挥教学最悠久的系,曾长期是中国唯一的指挥系,培养了大批享誉中外的优秀指挥家。该系招收学生极为严苛,每年也不过招收一两个人。但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董俊杰如愿以偿地考进中央音乐学院,师从著名指挥家、教育家徐新教授,成为当年两名指挥学生之一。

学习期间,董俊杰废寝忘食地汲取音乐营养,经常背总谱到深夜。他还利用课余时间到国交、爱乐,看汤沐海、邵恩等大师级指挥家的排练,更听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音乐会。有一次为了看小泽征尔在人民大会堂指挥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他连口袋里的吃饭钱都花光了,又向同学借了200元钱,才买到一张票,饿着肚子享受了一顿“精神晚餐”。  

2001年5月,董俊杰受聘河北省歌舞剧院常任指挥,并担任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客席指挥、山西省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常任指挥,一场场成功的演出,让爱才的天津歌舞剧院以特殊人才把他调入剧院担任民族乐团指挥。

从2001年至2007年,这个貌似平凡却又做出不平常事业的音乐人,分别指挥了山西省歌舞剧院大型舞剧《西厢记》《建院五十周年音乐会》、河北省歌舞剧院《燕赵春晓》民族音乐会、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新作品音乐会等近百场大型演出,场场都受到热烈欢迎和好评。继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德国路德维希港慕尼黑、汉堡等音乐厅成功演出之后,董俊杰还在意大利罗马为中国民族音乐再度续写了辉煌。他精湛的指挥艺术征服了奥地利、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的广大观众,为祖国争得了荣誉。难能可贵的是董俊杰不仅在指挥界造诣很深,在作曲方面成绩也颇为优异。他创作了大量优秀的音乐作品,近期创作的歌曲《这条路》入选天津市参评中宣部 "五个一工程"入围作品,《等你回来》《唱给妈妈的歌》在第六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天津赛区选拔赛中分获作品组金、银奖……有耕耘才有收获,董俊杰在艺术道路上迅速成长为我国指挥界一颗耀眼的新星,并以优异成绩成为天津歌舞剧院的首席指挥,在舞台上尽情演绎着自己的精彩人生。

十年心血洒津门热土

十年来,他把全部心血都浇灌在津城这片热土上,也成为天津观众为之骄傲的自家人。

从2003年调入天津歌舞剧院至今已经过去了十个年头,当年的山西小伙儿董俊杰,如今已经是半个天津人。十年来,他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津城的艺术舞台上,更带领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飞速成长。

“来到天津之后,我真心感到,我来对了。”董俊杰告诉记者,在天津歌舞剧院,有那么好的领导支持他,为他提供了展示才华的舞台。民族乐团有那么多水平高超的演奏家,让他为成为这支乐团的一分子而深感荣幸。“更何况天津这座大都市正在飞速发展,变化日新月异。”

十年前,董俊杰刚到天津时,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只有三四十人的规模,各个声部还不整齐,演奏家们使用的乐器大都很旧,乐团成员的老龄化现象也很严重。如今,民族乐团已经发展至七十多人的规模,所有声部都完备整齐,大批从天津音乐学院毕业的优秀青年演奏员进入乐团,大家使用的乐器也都是最好的。“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的水准是国家一流的,这绝对是一支站在全中国前几位的优秀乐团。”董俊杰自豪地对记者说。他的自豪来之无愧,因为民族乐团的巨大变化,倾注了他十年来的心血汗水。

除了担任天津歌舞剧院歌剧团团长、音乐总监、首席指挥,还担任天津歌舞剧院民族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并在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青年民族管弦乐团任特邀指挥,兼任山西省歌舞剧院、河北省歌舞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客席指挥和天津大学北洋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演奏家们亲昵而敬佩地称董俊杰是“指挥铁人”。天津版歌剧《白毛女》晋京演出,董俊杰感冒发烧,仍带病指挥,接连两天都是白天打点滴,晚上登台执棒。这样的情况,他笑说是“家常便饭”,更多的困难他都挺了过来。2006年新年音乐会的前一天,董俊杰得知父亲发生了严重车祸,顶着精神上的巨大压力成功完成了音乐会的演出。演出一结束,他就立即飞奔山西,看到父亲生命无碍,才松下一大口气。2008年5月,董俊杰的手臂刚做完手术,出院才4天,线都没拆,带病排练,圆满完成了第五届“海河之春”艺术节三场音乐会的演出。“我动手术的时候,来医院看我的人多到让医院的大夫们都吃惊,病房里的每个角落,甚至病房外的走廊都堆满了鲜花。这么多人对我的关怀,对我的激励太大了。”由于人所共睹的努力和成绩,董俊杰在2009年被评为天津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在当前天津音乐舞台上,最活跃的青年指挥家非董俊杰莫属。每当他登上指挥台,无论指挥交响乐、民族管弦乐还是歌剧、合唱,他的动作总是潇洒奔放,大开大合中不乏细腻敏锐,手势丰富又干净利落。每一次演出,他都像一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让观众感受到他身上洋溢出的热情和真挚。而立之年来到津城,当年的山西小伙儿如今已是年届不惑的半个天津人。十年来,他把全部心血都浇灌在津城这片热土上,也成为天津观众为之骄傲的自家人。

歌剧展示天津现代化都市魅力

小白楼音乐厅、天津大剧院连续上映着多场精彩演出,让市民享受艺术之美的同时,也提升了天津这座现代化大都市的魅力。

歌剧演出场场爆红,让人们逐渐认识到歌剧的魅力。天津乃至外地观众都注意到了天津歌剧。依托“走进歌剧”系列音乐会,天津歌舞剧院表达着长期以来对歌剧艺术的执著追求。一时间,天津成了国内上演歌剧最多的城市。

殊不知,天津不仅是戏曲、曲艺等传统文化的大码头,同时作为比较早接触外国文化的城市,西方文化的引进也比北京要早,形成了较为深厚的根基。天津很早就有交响乐团合唱团,比如新中国成立前像沈湘、毛爱丽这些学习西洋唱法的音乐家就开过音乐会,有一定观众群。

谈到天津歌剧,董俊杰认为,天津整体歌剧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从受众面来讲,被更多的人接受主要是个时间的过程。董俊杰认为,近几年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先后修建音乐厅、文化中心,聘请专家,成立歌剧团,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百姓走进歌剧院,聆听高雅艺术。董俊杰坦言,“虽然开始大家会有听不懂的感觉,但慢慢大家就可以理解了,从听不懂到听进去,再到理解,这就是一种改变。”

董俊杰为记者举了个身边的例子,“我有一位天津朋友十分喜好相声,以前经常带我去茶馆,后来我有几场演出,也想邀请他看,没想到他看了几场就喜欢上歌剧了。他可能一开始想感化我,没想到最后被我感化了。”

然而,虽然歌剧越来越被大众接受,董俊杰也清楚地认识到目前在中国歌剧市场和普通市民之间还是存在一定距离,不能操之过急。“歌剧制作存在投入大、回报慢的特点,这给专业机构造成一定压力。”董俊杰说,“天津歌剧团重建之初,面临没有作品和人才问题。很多演员本身嗓音条件非常好,但是两三年都没有上过台,没有和乐团合作过。于是我们开始着手组织演员排练作品,和乐团排练。慢慢有了产品,但又面临市场的问题。我们不断在尝试,希望找到突破口,比如尝试歌剧音乐会版本,尝试中外歌剧经典选段音乐会,几乎都采用歌剧片段形式呈现,同时降低票价,让观众不断了解,逐步引导观众走进剧院主动欣赏。从近几年‘走进歌剧系列演出’来看,票房收入还是非常不错的,这也给我们增添了信心。未来一两年,歌剧团将会进一步排演原创作品,走出天津,争取更广阔的天地。”


分享到: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 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