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首页 > 津门人物 > 正文

天津一枝梅丁至云的个人故事

时间:2021-07-25 14:41:25
丁至云(1920-1989),原名丁学秋,父亲是个工人,在外头又老实又窝囊,在家里又封建又霸道,已经30年代了,家里来了男人,女人一律进屋回避。丁学秋被管束得不会应酬,也不会说话,偏迷上唱京剧,当着人不敢唱不敢听,晚上抢着戏匣子在被窝里偷着过瘾。
长到17岁,丁学秋双目明亮,苗条秀气,引得媒人都来热心,很快便订下一门亲事。姑爷是个律师,有钱、有学问,虽说是续弦,可是姑娘进门就当家。订亲前,母亲带着学秋,到小白楼义顺和饭店门口,隔着玻璃相看女婿,律师真气派,身穿华贵礼服呢面皮大氅,水獭皮的衣领,头上崭新的黑呢礼帽低低压眉,微微露出的窄条脸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模样看不清,派头挺足的,母亲挺中意,女儿呢?一直红脸、低头,不敢抬眼皮,亲事就这么订下了。迎娶那天,17岁的新娘被大红绣花盖头罩着转了几条街,接着拜天地,谢媒人,入洞房。只剩下她和他时,新娘睁开眼睛,揭开盖头,才敢抬脸看了一眼新郎,这一看非同小可,只见他下巴刮得雪青,满脸皮肤松垮、皱巴,涂一层香脂腻油,越显着那对眼下泪囊老大老长地垂着,真比爹还老啊,新娘大哭起来。学秋空长了一副好模样,可没长一条好命啊。
 
丁学秋是读了几天高中的人,由不得萌发了一种要自由,要自主的反抗性,她把洞房大门呼的一声关紧,反上了锁,整整的20多天没出屋子。可她还是个孩子,又是个女人,早就被封建礼俗规范得软弱而柔顺。房门终于还是打开了,那颗年轻的心却是封死了。她不想哭也不想笑,不敢说也不想闹,楞楞怔怔地坐着、活着。
 
有一天从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京胡声音,丁学秋惊异地凝神听着:是谁家的留声机在放梅兰芳的《霸王别姬》,那宛若仙乐的丝竹之音,象是从另一个世界给她带来了希望,新娘子双眸闪亮,终于开口说话了,她想听戏,她想学戏。律师喜出望外,忙不迭地命人备足重金、厚礼,带着新娘子四出拜师,拜了王瑶卿,拜了徐兰沅,又拜梅兰芳,接着又拜天津名票王庾生,名演员赵绮霞、金碧艳等,还得到过王少卿、魏莲芳的指点,总之,谁有本事,她就跟谁学,丁学秋学戏是半路出家,20多岁人的筋骨了,开始练涮腰、踢腿,真够难的。她为学一出连唱带舞的《霸王别姬》,把自己反锁进屋里三天三夜不见人,连吃饭都是从窗户外递进去。
 
丁至云学戏学呆了,学痴了,果然学出来了,唱念做打竟是无一不精,经典剧目的唱工戏,做工戏《贵妃醉酒》、《西施》、《太真外传》、《霸王别姬》、《穆桂英挂帅》、《红鬃烈马》、《生死恨》、《凤还巢》、《宝莲灯》、《女起解》、《玉堂春》、《宇宙锋》、《奇双会》、《大·探·二》、《四郎探母》,她演来得心应手,能戏甚多,1942年北平举办全国京剧票友生、旦两行清唱比赛大会,丁至云以独唱《女起解》及生旦对儿戏《武家坡》、《宝莲灯》等剧目,获得旦行冠军,一举成名。从此与她合作者皆是京剧名角儿、名票像:金少山、谭富英、杨宝森、李多奎、王庾生、包丹庭、朱作舟、从鸿逵等。
 
丁至云的扮相雍容典雅,嗓音清亮甜润,且音域宽厚宽广,高低自如,深得梅派三昧,梅派青衣果然被她学得颇有造诣,但在解放前,她是律师太太,只能是个票友。直到解放后,丁至云始正式下海唱戏吃饭,时年31岁,风姿绰约,光彩照人,可她的那位律师已经是62岁的龙钟老人。新社会,女人有地位,他的老婆更是个令人瞩目的女人,律师平心静气地将自由还给了妻子。离婚后的丁至云,没有忘掉他帮她成名的恩情,收拾静室给他养老,供养他直至逝世。从此丁至云独立养育儿女,供奉父母,接济弟妹,带着剧团走南闯北流动演出。与别的女演员不一样,她每出远门必带儿女,每场演出,必把儿女带到后台,3个孩子没爹了,还让他们没娘?
 
1956年,丁至云参加天津市京剧团,任主要演员兼副团长,与她合作者有:杨宝森、厉慧良、林玉梅、王紫苓、李荣威、程正泰等。
 
14载春秋悠悠而过,儿女长大成人,45岁的丁至云再度成婚。她不选名利,不选权势,只求找一个年貌相当的男人,然而获得婚姻自主的丁至云却没获得一颗真心。婚后的8个月,丁至云被卷入十年浩劫的大灾难,3级名演员成了配件厂的一级工,每月650元的工资降到32元,她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新婚丈夫原想找个天上的娘娘,岂能迁就掉进“地狱”的老婆?丁至云再度离婚,刹那间,她又一无所有。每天喝完白薯棒子面粥,为省5分钱,步行3小时到工厂搬铁页子、看自行车。她待人依旧是厚厚道道,说说笑笑,她不怨忘恩负义的丈夫,也不想从天而降的冤屈,搬完铁活,流过大汗,依旧把手洗得洁白干净,抹上凡士林,她习惯了,丁至云的手是双女人的手,怎么能变成5个粗大的树杈子?她甚至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躲进车棚踢腿下腰走圆场。她文化不高,心眼儿实在,并不是有什么远见卓识,希图有扬眉吐气的那一天,她只是爱唱、爱演、爱练,上台演戏,是她的性命,谁能丢下命活着?
 
1979年。传统戏和丁至云都被平反。一般60岁的老太太走路一都怕摔跟头,还能上台活蹦乱跳地演戏?但有名气的演员平了反,就还得是个有名气的演员。60岁的老太太果然上台了。选的剧目是《风还巢》。那天上千人的中国大戏院座不虚席,丁至云幕后一叫板,掌声雷动,观众静待着这位当年令人眩日的梅派青衣再现异彩。锣鼓声中,从侧幕走出一位光彩照人的程雪娥,走出一位华贵雍容的丁至云,当年的凤凰果真还巢了!从此以后,待遇恢复了,荣誉恢复了,但两度婚事的创伤,谁来恢复?每当她从剧场回到家里,那苦就更深了,儿女们大了,走了,不需她的操心与抚爱了,独居的孤单与寂寞深深地啃啮着她的心,这辈子,她的甜和乐,她的春天难道只能是在舞台上?
 
老天有眼,丁至云63岁时,真的得到了生命的春天,在亲友的撮合下,她与全国著名的话剧导演梅阡喜结良缘,这暮色苍茫的爱恋,果真为丁至云注入了一股神力,她演京剧,拍电视,练书法,画牡丹,收徒弟,直到69岁那年,还“披枷带铐”地唱苏三。她演出时,有许多人倒腾黑票,也有许多人挤着、喊着要老太太签名。谁说京戏不景气?有了好玩艺儿,老百姓照样捧你、爱你!
 
1989年,丁至云患癌症与世长辞。临行前,她要女儿给她穿了一件无比鲜艳的红毛衣,手捧一束鲜花,老太太这辈子好强也好美,她要人看到的是永远艳美的丁至云。
 
丁至云的弟子均为著名演员,她们是天津的张芝兰、王玳玮,烟台的曲延华、唐山的郭芷华等。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连网(文化有限公司)津ICP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