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首页 > 聚焦天津 > 正文

净身出户的单亲妈妈靠自己在天津买了一套房

时间:2021-07-17 15:15:56
明天要去银行面签了,我有些小激动,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房子,对每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都是一辈子的大事情。
更何况是对于我,一个净身出户的中年单亲妈妈,这是我和孩子的安乐窝,意义更显重大。
 
我爬起来,再一次翻看包里所准备的证件,确定一件不落。这才安心地回到床上再次躺下,突然有些想要哭。
 
倒回到2018年,我还没有离婚,那个时候买房的计划在五年之后,因为没有那么多钱。
 
如今只用两年,我凭一己之力给自己和孩子安置了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家,怎么能不感慨?
 
1
 
我和严涛结婚的时候,没有新房。
 
我是陕南山区姑娘,他是山东平原小伙。我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正逢秋收,院子里堆满了金黄的玉米,看上去颇有些诗情画意。
 
然而这一场婚姻,却是充满了艰辛坎坷。
 
严涛家境贫寒,这种婚姻生活里的硬伤,在当年年轻的我们眼里,统统都被忽视,有些无知者无畏的意思。年轻,真的不懂生活的艰难,我以为只凭借两个人的爱情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2000年结婚到2008年,严涛生病,撞人,受伤致残,天灾人祸,一波一波接踵而来,本来贫寒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这种捉襟见肘的窘境,让我们连生孩子的大事都耽误了。
 
09年孩子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了好运气。收入略有增长,严涛的各种不顺也停止了,日子开始变得生机勃勃充满希望。
 
2015年,我们在结婚第15年的时候,盖了新房子。虽然倾尽我们所有积蓄,甚至还借了亲戚一些钱,但总算是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家的那种安定。
 
入住新家那天,宾客不多,我和严涛站在院子门口迎来送往的时候,我就湿了眼眶。15年的时间不短,一路的坎坷心酸只有自己知道。我不奢求大富大贵,惟愿以后日子能够安定幸福。
 
2
 
按照原定计划,我们2017年能够还清盖房所欠债务,过上无债一身轻的幸福生活。
 
然而,生活中总会有意外。
 
2016年严涛并不顺利,年初他原先的老板没有包到工程,自然就没有活让他干,无奈他又找别人打听去了另一家工地。生活条件极为艰苦,工资也未达到严涛的期望值。
 
捱到年中,他又联系原先的老板回来干,但是没有和现任老板沟通好,半年的工资最后也没能给他结算。
 
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劫,他在这个时候认识了张梅。张梅的哥哥也是在工地上包工程的,他们有找严涛帮忙的地方,很自然两人就熟络起来。张梅兄妹俩奉承他能干,蛊\惑他包活干,挣大钱。
 
严涛这些年穷怕了,他太急于改变现状了。他十分想和别人一样包工程一下子赚得盆满钵满。这种状态下,张梅说什么严涛都会听的入耳。他太渴望翻身扬眉吐气了。
 
可是生活不是只能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我们手里无积蓄,还有负债,根本没有任何承担风险的能力。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状况,容不得我们一时脑子发热。赚了皆大欢喜,赔了寸草不生。
 
3
 
然而严涛像是入了魔,听不进家人任何劝告,满脑子都是一夜暴富的荒唐想法。我一开始还不太担心,毕竟我们手里没有本钱,我看他怎样去承包工程!然而我低估了人性魔障的一面。
 
2016年遭遇的不顺利,严涛并没有挣到多少钱。2017年一整年,他都没有给家里一分钱。一开始他说没有结算工资,后来我追问的紧了,他说他包工程了。
 
我心里开始恐慌,盖房子欠的债现在一分没还。我的工资顾着一家人的生活开销,根本就没有剩余。
 
大年三十晚上,我认真和严涛谈了一次。我说老人72了,万幸身体健康,可是我们也必须留点余钱,以备不时之需。孩子尚小,万一你因为包工程负债,又把一家老小置身于水深火热当中,你于心何忍?
 
我怎么说严涛都当做是耳旁风。他开始和张梅打得火热。他说男人需要鼓励,而张梅就一直鼓励他,而我,总是在否定他。
 
冬天张梅送他回家,走后,他躲在院子里压低声音打电话:“你到了给我来个电话,我不放心”。我站在院墙拐角处,犹如被一盆冰水泼个透心凉。17年的婚姻,掏心扒肝没有换来他半点感激之情。
 
为了孩子,我没有和他撕破脸。但是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男人,17年的婚姻里,从来没有让我有半点安全感。现在更甚。他居然有了外心,其心可诛。
 
4
 
2018年,我换了新的工作,离开山东来到天津,薪水比之前翻了3倍。严涛明摆着靠不住了,我并不看好他能包工程挣大钱。十几年的夫妻,我对他,了如指掌。
 
他和张梅热火朝天打成一片,家里一应开销都不管。我不吵不闹,开始为自己的后路做准备。
 
家人该做的努力都做了,亲朋好友苦口婆心的劝说,长辈们骂也骂了,哭也哭了,奈何严涛就是油盐不进。他甚至和张梅开始公开来往了。
 
我提出了离婚。家里没有一分存款,房子我也背不走。除了孩子归我,我等同于净身出户。
 
半世夫妻,严涛没有半分愧疚,我也没有半点怨恨。夫妻缘尽,从此形同陌路,也没啥好恨的。
 
5
 
女到中年,混的家没了,是我的悲哀。可是我没有闲空伤春悲秋,我要和孩子好好地生存下去,才是我眼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我在天津工厂住宿舍,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宿舍厂区两点一线,没有周末,穿工作服,吃食堂,生活开支尽可能地降到最低,把每一分钱都攒起来。我急需要一个遮风挡雨的小窝。
 
还有人给我出主意:找个天津本地人嫁了,孩子转学和户口就都解决了。虽然我不否认人家的好心,但是我并不想那么做。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受委屈,仓促之下上哪去找那么合适的男人?为了户口和房子,我也不想利用男人。这是对人的不负责,婚姻大事,怎能那么随便?我还是想凭借自己的双手,过自己的生活。
 
2019年冬天的时候,我手上攒了一年的收入,在天津买房还不够首付。我就想退而求次,在山东那个小县城买房。手里的钱够首付,孩子在那生长的,也不陌生。
 
我爸爸一听我要在山东买房,打电话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他被严涛气得差点心梗,这笔账还没算,我反而想在严涛的家乡县城买房,这个他无论如何想不通。
 
我最后放弃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我爸的反对,而是我在天津长期工作,在山东买房实在是意义不大。
 
6
 
还是要使劲挣钱在天津买。
 
山东已经不是我的家,陕西我也回不去。天津这里,有我赖以生存的工作,我的后半生,将会在这里度过。
 
2020年,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也改变了我的命运。不同的是;我算是因祸得福吧!
 
这一年,很多人失业,收入减少。而我,因为工作多面手,工资反而涨了一些。与此同时,天津的房价有一部分降价了。
 
我通过中介相中了一套二手房,可以直接入住,省得装修。一是为了省钱,二是我一个人,没有精力去装修房子。78平,不大,但是母子俩住,已经够宽敞。房子位置也不错,我上班孩子上学都很方便。
 
最主要的是:大产权,就意味着我和孩子能够落户天津。很多人为了来到这个城市倾尽一辈子积蓄,举家搬迁,就是为了给孩子铺一条高考的路。
 
我买房不是因为给孩子走捷径,而是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家。
 
我还没有能力付全款,选择了分期。好在工作尚可,还贷压力不是很大。很幸运,我能够在我40岁的时候,从农村跻身于城市,开始我崭新的生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连网(文化有限公司)津ICP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