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豆腐渣”即是炸弹

文章来源: 中记联网 时间:2012-10-12 17:03

不久前,衡阳一场火灾坍塌事故,导致20位消防官兵当场牺牲。望着他们那年轻的遗像,令人痛心地流下热泪。尤为令人震惊的是,这座竣工才五年的大厦,燃烧仅三个小时就轰然坍塌,原来它是一座未经施工许可、更未经验收的违章建筑,其施工质量、材料标准均存在严重问题。一句话,一个“驴粪蛋子外面光”的“豆腐渣工程”。这东西看去像模像样,一遇风吹草动,立即会变成杀生夺命的重磅炸弹!

人们还记得,前年土耳其发生地震,西部一些城市夷为平地,市民死伤惨重,并暴露出许多建筑物的钢筋仅三分之一合格,但那位建筑界巨富梅丁·科卡尔自住的三层小楼,却安然无恙。这说明,倒塌的房屋既有天灾的问题,更有人祸的问题。无疑,在我们铺天盖地的新楼林立或危房改造中,有许多过得硬的“鲁班工程”,有许多优秀的开发商,更有众多范玉恕那样被赞为“金刚钻”式的施工劳模,他们为人民提供了坚固美好的建筑物。但是,在当前所谓“腐败高发期中,”利润丰厚的建筑业一向也是腐败高发领域。人们难以忘记,1995年四川德阳新楼倒塌,活埋多人;1999年初广东东莞新楼倒塌8死3伤;重庆綦江虹桥垮塌死40伤14死;焦州湾大桥坍塌死11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北京西站,也出现了可恶的质量问题。尤为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这些“豆腐渣工程”并非都是出于什么不三不四的市井之徒,其开发领衔者往往是一些社会上“亮点频闪”的头面人物。以衡阳大厦而言,其开发商乃永兴集团董事长、省人大代表李文革是也。“希望工程”可谓神圣,1999年延安市宝塔区竟有个团委书记杨海滨伸手贪污工程款,使200多学童身处危檐之下。很显然,正是由于这些头面人物长袖善舞,特别擅长用“对策”对付“政策”,于是一座座“豆腐渣工程”拔地而起,一颗颗定时炸弹也就悄悄埋下了。解放军一位有名的“清廉将军”王建安,当年在视察战士宿舍时,发现被子叠得方正但很潮,听说是“怕晒鼓了不好整”,他向军委大声疾呼:“搞这种八路军糊弄八路军的把戏,平时可以马虎过去,打仗要付出血的代价!”将军这一金玉良言,不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深长思之的吗?

种种情况说明,不管是无名之辈,还是“皇上他二大爷”,他们所经营的开发建筑,每一座都与众多生命攸关。因此,一砖一瓦都要一丝不苟、保证质量,每一环节都要毫不徇情地依法进行监督,对质量负责就是对人命负责。要知道,埋伏下隐患,一旦出事,就是高官也要问责的。说句题外话,笔者去吉林开会,招待所内一座楼房是当年日寇侵华时的“冈村宁次司令部”。历经六七十年,那红色钢砖建筑毫发无伤,犹如新盖的一样。当地同志不无感慨:小日本儿盖的这房子再过100年也坏不了。无独有偶,在天津采访海河下游桥梁涵闸时,有关技术人员叹道:现在有不少桥梁十几年就钢筋腐蚀水泥剥落,可当年小日本儿修的那些桥梁异常坚固,现在在改建时得用炸药炸开。我听后惊愕不已,心头五味俱全。建筑业诸公和一切涉及产品或劳动质量的同胞们,侵略者搞好质量为的是长期霸占,可生于斯长于斯的你我他,为了我土与我民,不是更得追求长治久安吗?


分享到:


责任编辑:陈英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