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举世皆浊我独清

文章来源: 中记联网 时间:2013-05-14 10:54

    清明时节,去世八年的白芳礼,墓前人流如织;上网浏览,追怀张志新的祭文情深意切。张志新和白芳礼都是天津的老乡,更是天津的骄傲。天津600周年纪念时,张志新烈士名列“市优秀党员榜”;白芳礼老人获2009年感动中国人物提名奖。他们的崇高,历久弥新。

    这二人经历各异,却有一个共同点:面对横逆与世俗,敢于独立思考反潮流。而这,正是做人最可贵的风骨。曾几何时,“听话”和“跟风”,几乎就是最流行的处世哲学。其实,这二者均是中性词,均有有两重性。就“听话”而言,党的三大作风“理论联系实际、批评自我批评、密切联系群众”,这话自然要听。解放后一切成就,扬我国威的两弹一星、飞船、高铁,就是这么搞出来的。但,“服从要到盲从的程度,相信要到迷信的程度”,这种话能听吗?“造神运动”导致的“十年浩劫”,几乎把国家搞到万劫不复。在那风高浪急、人命如草的恐怖中,单纯善良的张志新,敢于公开上书指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疯狂、暴戾与荒谬,竟以以“现反”罪名被捕,受尽残酷迫害。凶手们割破她的喉管,填入三寸不锈钢管,扼杀她说话的权利。年仅45岁的她,为捍卫真理流尽最后一滴血,堪称能折不弯的脊梁骨!就“跟风”而言,“艰苦奋斗,自力更生”之风自然要跟。“世界第二经济体”即来于此。但,“闷头发大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类的浊浪腥风能跟吗?有多少满嘴高调的官员贪婪龌龊如粪水,而白芳礼勤劳质朴如泥土。他一反拜金潮,蹬三轮绕地球18圈所获35万元全部助贫,堪称天高地厚的大境界!

    一个“弱女子”捍卫真理,视死如归,从不俯仰于权贵;一个“穷老头”扶危济困,仗义疏财,从不奴役于金钱。物有棱角而露锋芒,人有个性而显特殊。“我思故我 在”。人之所以贵为万物之灵,其尊严就在于有“思想”,脑袋长在自己肩膀上,否则与行尸走肉又何异?而思想的力量,不在夸夸其谈,而在于肩担正义,特立独行,绝不盲目听话、跟风。他们一不贪生怕死、二不惟利是图。尊重领导,但绝不盲从权威;认同和谐,但择其善而从之!

    如今,以小事而言,“中国式过马路”,就是来自只“随大流”,不“看红灯”。以大事而言,十年前,克拉玛依大火,主持人高呼“让领导先走!”长官们特“听话”,身先士卒逃之夭夭;三百多孩子亦只知“听话”,葬身火海。一位才气纵横的剧作家,晚年笔墨枯竭,临终慨叹“听话”方面有点过头了。如今进入改革深水区,一些既得利益者无论“灵魂”和“利益”,均处于“僵化”与“固化”状态,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此种情状,已然关乎大局安危、治乱。

    “犹有国人怀旧德,一腔热血祭先人”。曾文正有言:“社会大乱之前,必有三征兆:1、无论何事,均黑白不分;2、善良的人,越来越谦虚客气,无用之人,越来越猖狂胡为;3、问题到了严重程度之后,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认,不痛不痒、莫名其妙地应付一番。”曾死后,果然大清灰飞烟灭于腐败。十年浩劫时,如果有更多的张志新那样的是非分明、舍命求义的人,会闹得那么一塌糊涂吗?今日物欲蒸腾,如有更多的白芳礼那样高风亮节,会闹得贪腐泛化吗?

    民族要振兴、改革要突破,均需独立思考。杯葛人云亦云,绝非目空一切。今日的一切成功来自站在昨日巨人的肩膀上,均需借鉴古今中外的一切文明成果。但,人类的文明精华莫不是经历批判吸收、吐故纳新而来。“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无论学习和做人,应是只“唯实”,不“唯上”、不“唯书”、不“唯风”。仰望张志新与白芳礼,他们那平凡中的伟大,那铁骨铮铮、是非分明的“独立之精神”,值得我们高山仰止、俯首三思----(肖荻)


分享到: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