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贪官的迷局

文章来源: 强国博客 时间:2013-11-11 13:44

去年流行一个街头叩问:“你幸福吗?”那么,是否也可就此问一下贪官呢?

屁!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一个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贪官有什么幸福可谈!这一答案合情合理。但,既然如此,那何以有些人削尖脑袋往里钻,贪官队伍未减反增,且向年轻化发展呢?一个六岁小孩回答“你长大了愿做什么?”时说:我愿做贪官。为什么?答:贪官钱多、表多、房多、奶奶多。小孩把“二奶”弄成“奶奶”。

如今,人鬼两面、混迹官场的那些贪官,其演技绝不下于《钦差大臣》和《西望长安》里的骗子,他们出入盛会,不是前三排,就是主席台。哼哼哈哈,高调马列;黑箱作业,鼠窃狗偷;八面见光,边腐边升。哪怕老百姓苦于房价猛升、苦于医院看病长龙、苦于儿女学费愁死爹娘,但这些有钱有权、腰缠万贯的“高等华人”照样悠哉游哉。最近原铁道部、中石油等等等等---,一端就是一窝,个个肥得流油,其非法所得几千万是小菜一碟;搞二奶若一位数,那是窝囊废----。

然而,构成“幸福感”的第一要件是“无忧无虑”。近日有两个贪官受审的镜头:一个是,无论怎样修饰面容和表情,他都不再是那个可以在主席台上谈笑风生的政治明星,现在的身份是“阶下囚”。一个是,神情木然地被押进法庭,今天的他面容憔悴,两个鬓角全部白了----。落地凤凰不如鸡矣。民间有观察家总结,当今社会贪官有十怕:一怕同党落马横炮打中。二怕纪委谈话约请“喝茶”。三怕情妇反目揭露老底。四怕媒体曝光穷追不舍。五怕小偷光顾意外失蹄。六怕挪动岗位失去根基。七怕奸商掣肘不能自拔。八怕人头落地一命呜呼。九怕资信公开阳光行政。十怕民主监督还权于民。

对此,贪官诸君会决心不变:“乐一天是一天”。贪污之乐和吸毒、赌博、嫖娼一样,看似嗜痂成癖,欲仙欲死,其实是一种反文明的怪癖,是人性向兽性的异化,是食欲、性欲、占有欲的狂暴。古往今来在穷奢极欲上,捞钱当推和珅;淫乱当推西门庆。但,那叫“找乐”还是“找死”?裹尸布无口袋,一文带不走,空留一臭名。有人则继续侥幸:“法治再严,百密一疏”。如今是信息时代,依宪行政的亿万公民,人人有权监督你,人人是摄像家,人人如监控头,一下子就将你端到互联网上。你准备品尝一下雷政富、杨达才的乐趣吗?

有人牛气哄哄:“我上边有人!”即便是对牛弹琴,也不妨旧事重题。蒋经国当年在上海铁腕打虎,赢得一片喝彩。但,孔祥熙大少孔令侃叫板蒋经国:“狗急了也要跳墙!假如你要搞我的扬子公司,我就把一切都掀出来,向新闻界公布我们两家包括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大家同归于尽!”宋美龄顿时脸色煞白,曾激赏蒋经国打虎战绩的蒋介石,听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蒋王朝之败,不是枪杆子差劲,而是背叛了人民,出卖了宪法,亵渎了正义!今日中央抓铁有痕、踏石有印:“贪腐不除,亡党亡国”,制度笼子会越来越密。借问贪腐诸位,你幸福吗?你真的“自我感觉良好”吗?要是感到不怎么样,是一条道跑到黑呢,还是有点要改变什么的紧迫感呢?


分享到: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