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天津劝业场承载了几代人的快乐与记忆

时间:2021-07-24 14:44:37
不到劝业场
 
枉来天津卫
 
天津劝业场,建成于1928年,是天津地标式建筑,承载了几代人的快乐与记忆。
最近,却有人忽然发现“津劝业”改名了,不少人惊恐地表示要赶紧前去“打卡”,生怕“天津劝业场”会被摘牌,甚至害怕这座大楼变得面目全非。
 
其实,早在2020年5月20日,天津劝业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即“津劝业”)的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就获得了批准和通过。
 
在同年9月份的交易中,津劝业就已经置出了原有百货零售资产,与此同时,其又置入国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2021年6月23日津劝业发布公告,声明公司证券简称自6月29日起,变更为“金开新能”。
 
也就是说,“津劝业”只是为了使公司名称和主营业务相匹配,才把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做了变更,并不会改变建筑实体上悬挂的“劝业场”招牌。
 
因为,天津劝业场大楼在2001年,已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2016年,又入选“首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所以,“天津劝业场”这块招牌和建筑,是受国家保护的!不过,大家惊慌失措的心情也完全可以理解。
 
因为劝业场对于天津人来说,不仅是一个可以购物的商场,它更是用建筑本身记录着曾经的辉煌,也叠加了岁月的痕迹。
 
这里留存了几代人的故事,不仅有百货卖场的实用性,还同时兼具了历史的可读性和趣味性。它的存在,令人真切的感受到城市的变迁与时代的更迭。
 
有它在,咱们天津人心里就踏实。
 
1
 
劝业场的传奇
 
1928年12月12日,天津梨栈大街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熙熙攘攘的人群围在一座7层楼高的建筑面前,等待着“天津劝业场”隆重的开业仪式。
 
法国、英国、日本、意大利各国领事前去祝贺,几百人的英国驻军乐队也现场演奏助兴。
 
有人说,除了抗战胜利和天津解放,劝业场开业就是天津第三热闹的大事!
 
《大公报》、《北洋画报》等各大新闻媒体,都进行了深度报道和宣传。
 
其实,劝业场可不是这片区域的第一家商场。
 
于1924年开业的“天祥商场”,与劝业场之间只隔着一条狭窄街道,在天祥商场对面还有个泰康商场。
 
那为什么劝业场的开业典礼,大家都这么给面儿呢?
 
因为,创建天津劝业场的第一大股东可不是一般人。
 
劝业场商圈从一片芦苇地到强势崛起,与高星桥白手起家的辉煌人生,有着同样的传奇色彩。
 
高星桥祖上曾为太平军打造兵器,祖父从南京迁至天津后,继续开铁匠铺维生。
 
由于手艺精湛,高家打造的“三停刀”还成为清代武科举考场的常用兵器。
 
高星桥的父亲甚至还“与时俱进”地学会了造“火枪”,和一种需要两个人抬着使用的大型枪。
 
不过,最终却因为手艺超群而招祸。
 
为了对抗洋人,清瑞王把高家请到北京造枪。但当时北京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高星桥的哥哥因为造枪太出名,竟被义和团误认为是“二毛子”而杀害。
 
高家在惊慌失措中逃回了天津,不久其父郁郁而终,全家的重担就落在了17岁高星桥的肩上。
 
经人介绍,高星桥先当起了火车司炉工,后来又辞去“铁饭碗”,在德国一家商行当“走街”。
 
几经辗转,高星桥最后进入井陉矿务局做了一名司磅员,从此便开启了他的“开挂”人生。
 
高星桥虽然自幼读书,但还是热爱打铁,并且拉风箱掌握火候的能耐一绝。
 
有人能“闻香识女人”,他却能“看烟识煤品种”。
 
而且他还留心学习德国话,后被德国主管汉纳根发现并重用,俩人也缔结了深厚友谊。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高星桥为友情,也随汉纳根认购了不少德国公债。
 
没想到,德皇威廉二世赐高星桥一家“德国贵族”封号,从此铁匠摇身一变成为贵族。
 
1923年,中国收回了井陉煤矿。
 
而此时已经赚足第一桶金的高星桥,也开始全心全意地打造他的“商业王国”,创建了“天津劝业场”,并以6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劝业场的第二大股东也很传奇,他是天津重庆道55号“庆王府”的拥有者——爱新觉罗·载振。
 
在高星桥的劝说下,载振投资三十万大洋,成为劝业场的二股东,而“劝业商场”的命名也是听从了载振的建议,取“劝吾胞舆,业精于勤,商务发达,场益增新”之意。
 
2
 
“泡不坏震不垮”的良心工程
 
“劝业场”几个字可以说是载振的情怀。
 
《清史稿》中有记载:“载振赴日本大阪观展览会,归请振兴商务,设商部,即以载振为尚书。”后来,改商部为农工商部,而载振的职责就是“劝业”。
 
“劝业”一词,出自《史记·货殖列传》中的“各劝其业,乐其事”。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连网(文化有限公司)津ICP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