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从新版《严修日记》看百年前学人如何过年

文章来源: 中记联网 时间:2015-03-05 12:10

  中记联网讯 百年前的学人如何欢度新春?由南开大学青年学者陈鑫整理的《严修日记(1876-1894)》可以提供一种参考。近日,作为“问津文库”系列丛书中的一种,该书由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日记中记录了近代著名教育家、南开校父严修早年的学习、生活、修身、立志状况。   

  严修字范孙,1860年生于天津,做过清朝翰林院编修、国史馆协修、会典馆详校官、贵州学政、学部侍郎,掌管全国教育事业。与一般官吏不同,他积极倡导新式教育,曾经奏请光绪帝开设“经济特科”来改革科举制度,后出资筹建南开学校。

  严修终生写有日记,在此次出版的日记中,他对过年生活有多次记载。当时春节会有传统的礼节性活动,需要祭祀孔子与先人,给师长拜年。他的座师李鸿藻是正月初一生日,因此每逢新年严修都会去为座师贺寿。任翰林院编修时,严修基本都在北京过年,因为京城师友众多他常常拜年终日。春节期间他还会参加一些娱乐活动,除了听戏打牌外,还喜好桌游——揽胜图、升官图等。

  严修志向高远,渴望成大器。在过年礼节性、娱乐性活动外,他一般都会坚持读书治学。他读的书既包括传统的经史典籍,也包括各种天文算书。他不仅念书本,还亲自演算、观测。严修在1889年正月初一的日记中,就有他凌晨4点起床观察恒星的记录。

  在过年的喜庆气氛中,严修依然十分注意反省。1887年正月初二、初三,严修连续2日9点以后起床,他十分痛恨自己连续晚起,在日记中写道,春天是一年之始,是万物生长的季节,而自己却志气昏惰,真是可耻,并立誓以后起床不能晚于7点。

  1890年除夕夜,严修与同学尹溎聊了一夜。谈话间,严修提到自己有爱忘事的毛病,尹溎建议他“打扫心地”,就是要抛除杂念、专心致志。严修便将这4个大字题写在新一年日记本之首,时时提醒自己。

  从类似的点滴记录中,读者可以了解一个更真实、全面的严修。历史学家、南开大学教授冯尔康认为,今人对严修研究的缺乏是件憾事,新版《严修日记》的问世会促进学者的研讨。整本日记编校非常成功,不仅以原貌示人,还在编排、注释上处理得体,即使严修本人涂改的文字,整理者也加注说明,达到存真的目的。

  陈鑫表示,此次整理是将1894年前的严修日记作为第一部分首先出版,对日记进行了校对、标点,在每年之前加上了“整理者按”说明日记原稿情况,并引《严范孙自订年谱》提示本年大事梗概。他计划按时间顺序,分阶段将《严修日记》全部进行整理出版,希望对相关研究的开展有所助益。(陆阳 记者王敏)




责任编辑:钟和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