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重新审视艺术的原点 马寒松驭水墨方舟再出发

文章来源: 天津美术网 时间:2017-02-23 18:27

马寒松
马寒松做客天津美术网。

马寒松,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家协会理事,天津美协人物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天津画院画家。

30年前,马寒松结束了第70本连环画的创作,踏上了自己的中国画生涯,也成为津门最早探索市场的一批艺术家。此后的探索,自在挥洒百无禁忌,用他的话形容就好似爬山,“一山有一山的风景”,每段过程都值得珍惜。而30年后,他再度离开已建立的城池,要闯出新世界,在此时重新审视艺术的原点,带上最不能割舍的创作情缘,开启一场向内观省、回归本心的浪漫冒险。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彩墨里的逆向思维

马寒松与中国画的情缘,肇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出版社经历。多年担任美术编辑工作,他完成了70本部连环画,屡屡获得大奖,艺术天分显露无遗。然而,中国画依旧是他萦绕着梦想的心念之地,于是在1989年,他毅然停掉稿费可观的连环画,转入心仪已久的国画创作,此前大量人物和景物造型的坚实基础,给了他起步的资本。

“当时我打定主意,既然画就要有新的面貌,体现出独立的思想。”环顾周遭,马寒松选择了从重彩画中寻找视觉阅读的全新入口。

彼刻,内地正流行《黄土高坡》这样的摇滚民族风歌曲,以一股粗粝的气息诠释着昂扬的现代状态。受此启发,他大量搜集和吸收剪纸、木雕等民间艺术,试图用画面表现这种本土文化精神。“传统中国画像喝红酒,需要慢酌细品,而民间艺术好似白酒,喝下去是热的,充满了百姓爆发性的直抒胸臆。”利用高丽纸耐搓揉的特殊质地,他将整张画的底色染黑,勾上属于中国功夫的线描,并点缀着朱砂和石绿的环境色,肌理分明,色彩突出,形成了具有装饰性的半抽象意境。

如今回想,马寒松说,恰是凭借着不趋同于众人的逆向思维,自己的重彩创作才应运而生。通过摸索编造出这样一套彩墨画的程序,令初入中国画大门的他激动难耐——“似乎创造出一个新物种,兴奋得不得了,那种美感和震撼难以言表,每画下一笔心都在颤。”

谁若对待艺术一腔诚挚,艺术必不会亏欠于他。这场关乎水墨与色彩融合的变革取得阶段性成果之时,马寒松也受到了海外收藏者的青睐,渐渐拥有一方根据地,而在诸多人懵懂的意识里,市场还是个模糊的概念,于是他便成为天津最早进入书画市场的画家之一。“过去家庭条件差,所以特别想‘翻身’,绘画让我挣到了一些人生尊严,幼时的自卑感慢慢消退,画画竟能让我的家人衣食无忧。”尽管作品尚显幼稚,但那段市场的历练无疑为寻求认同的马寒松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他面对任何收获都十足坦然。伴随画展延伸至国外,命运的巨轮递上了一张船票——一间美国画廊看中了他风格独特的作品,为他办理了赴美的全部手续,于是,当时多少人眼里艰难无比的事情,敢闯敢拼的马寒松就这么大步流星地,轻松跨出了国门。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突破创造尽快意

被艺术牵引至海外,马寒松尽情汲取着油画明快缤纷的色彩指征,融入丹青点染的韵味表现,东西方文化于满纸融会贯通。然而他却清楚,中国画若想获得长足发展,还需回到祖国的土壤,才能赢得足够的养分。于是一年后,他选择了经济活跃、文化往来繁荣的广东落脚,并接触到全国各地画院、美院的知名艺术家。“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优点,我比较善于学习和接受他人的长处,能够博采众长。”也是通过与诸多名家的交流,学习了艺术家们的思维方式和创作理念,他更加深刻地体会传统,手摹心追,如醉如痴地溶入中国水墨艺术的高雅境界之中。

观其人物图,尤其觉得欢喜的,是道君出关、高士行游,在草庐幽阁里怀揣凝心静神后的虔诚与庄重。又或者是不拘不羁的狂士,躲避繁乱闹市,吃茶喝酒,仿佛神仙日子,独有一番世界的自在。题材虽古典,却融合了现代人的审美特性,显示出深厚的人文内涵。

“中国画从发轫之初便不是物质的,它是精神性的绘画,强调意象。由于农耕文明的社会经济状态,科学技术没有介入中国画领域,它一直在‘心源’的表达上发展,把内在的感受诉诸纸面,恰恰成了中国画的高妙之处。”对于人物画科而言,流传千百载,并在20世纪面临巨大变革的中国画坛掀起过一场剧烈的演进,却被这种流淌在骨血里的精神性紧紧相连。单单审视造型一项便一目明了,“中国画的抽象变形是表达内心感受与审美的基础,不能是生活里真实的影像,除了笔墨独特的味道,还有张力的需要,但不管造型走得多远,也必须遵循文化内涵。”

曾经,他也苦于转变时遭遇的造型问题,“变好便成功,逾矩便恶俗,”最后回到传统中寻觅,启发他的还是富有中国画内敛性的含蓄姿态。只有以文化底蕴作依托,形体化的流动线条方可与境界的节奏共鸣,显示出为物传神的内涵,以及艺术背后活生生的“人”。

那些重若千钧的笔墨博弈,在马寒松笔下总彰显出一种不滞于物的洒脱,寄托着对生命过往和未来的浪漫情怀,大抵是个性的写照。洒脱的另一面,亦源于从未接受过所谓学院派的浸染,而能够毫无负担地随心性舒展。“艺术的根本是思想,我喜欢突破的过程,创造的感觉十分过瘾,特别有快感。”他坦言创造自然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即使能够实现,起步阶段也必定稚拙,“但它是一个萌芽,只要你的作品有思想,有个性,经过时间、努力和学养的增加,一定会长成大树。”

“在人生这个阶段,我已经从连环画、重彩画、水墨画兜转了一圈,觉得没有高低之分,都是一个过程,始终自在地创作和体验,令自己获得艺术的享受。”难得的平常心背后,是马寒松对自己不放弃的严格要求,每年都会销毁一批不甚满意的作品。而在近一年,他放弃了熟谙的图式,尝试起全新的笔墨语言。他画吹芦笙的彝族小伙、西藏行走见闻、观舞后的遐想万千,方寸间淋漓恣肆,尽可能地释放着水墨丰富变化的趣味。“有的画稿要起五六遍,不断推敲和寻找感觉,坚决拒绝平庸,拒绝艺术手法的一般化,是我目前内心真实的想法。”虽然清楚可能面临的批评,他却坚持尊重感受和创作状态,因马寒松知晓,这是一株新的嫩芽,悉心呵护,陪同探索的新鲜感,终会迎来开花结果的一天。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成就人类的诺亚方舟

幽默,是他画面里如影随形的元素。一度,马寒松在报纸上连载“浅笑村闲画”系列,每期刊登一幅题材新颖的国画,辅以笔记体的三言两语,抨击虚伪恶相,令人忍俊不禁,带着针砭时弊的妙趣。而在他近期的系列作品中,这种感觉伴随内容一起亲近着欣赏者,亦庄亦谐间,是属于道家的美学方式和叙述表达,寄托着知识分子的良心与感悟。

这性格深处的底色,让他连清苦年间的记忆都带着轻松色彩。受家庭影响,马寒松自幼热爱文学,作文成绩总是拔得头筹。中学时期碰上可遇不可求的好老师,近乎严苛的要求使他养成受益终身的良好文字习惯,后来赏识其文采的老师还给他单独开了“小灶”,辅导写作至毕业前夕。“当时学校有座图书馆,藏书量和区级水平几乎没有分别,无奈文革时期不能随便借阅,我和小伙伴就想方设法偷书出来传看。”路灯下、被窝里,都成了他研读世界名著的角落,《全唐诗》《花间词》更被他保留下手抄本。“那个阶段好就好在踏踏实实、刻骨铭心地读了些优秀的书,也是我阅读最为集中的时期,如今想来都特别怀念。”

往昔诚可贵,而当下同样值得奔赴。去年下半年,已记不清是第几次,他再度踏上美国的土地,看博物馆、逛画廊、访问画友,在率意的山水游历和不同的文化语境中理智地思考绘画本身。“有一次我路过一片海滩,岸边是近3000家画廊的聚集地。我很好奇,这么多画廊都在一起能有生意么,结果发现家家都有各自经营的领域。而艺术家们聚在一起,日子过得像幅浪漫的风景画。”而艺术对百姓生活的渗透更令他叹服,在前往加拿大的游轮上,他目睹普通人参与的艺术衍生品拍卖会,热情洋溢,加购了一场又一场,大众对于艺术的接纳包容度和审美潮流感,使之焕发出最势不可挡的生命力,真真切切应了那句“艺术走进生活”。

“相较于西方艺术,中国画目前的发展进程是比较缓慢的。当大家都在延续一种模式,它就成为了新的将死程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看到并开创崭新的局面。”在马寒松看来,对待传统既要有敬畏之心,又要有超越之意,中国画必然要前进,是千百年来颠扑不破的道理,且应把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任何题材、技法都可涉及,我坚信在真善美的框架下,艺术便该是成就人类的诺亚方舟。”之于他,绘画最终是心灵深处的酸甜苦辣,通过艺术的方式快乐表达,或许会经历痛苦的探索,但跟随而来的是雨过天晴的舒畅。而任何时候,只要望望来路,他便能把握脚下,走得更真切、更坦然。(文 谷珵)

马寒松作品欣赏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马寒松作品

高清图:著名画家马寒松“天美时代陶艺坊”创作青花瓷
·
高清图:著名画家马寒松“天美时代陶艺坊”创作青花瓷

高清图:“守诚—马寒松 张运河 史振岭中国画展”开幕
·
高清图:“守诚—马寒松 张运河 史振岭中国画展”开幕


-
马寒松:我只是一个靠绘画表达喜怒哀乐的画者

- 他解其中味——评津门著名画家马寒松其人其画

- 马寒松自述:我画《浅笑村闲画》的缘起与愿景

- 画家马寒松畅谈作画心路:真情使然 水到渠成

- 马寒松再说假画:未能扼止,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责任编辑:正轩

相关新闻>>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联网(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22-23859575 津ICP备12003044号-1津公网安备1201920200018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