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
首页 > 视频采撷 > 正文

刘德扬花鸟画的价值逻辑

时间:2021-06-23 20:22:44
 刘德扬
 
  国家一级美术师
 
  成都画院艺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四川中国画学会理事
 
  蜀都书画院顾问
 
  成都诗婢家画院院长
 
  四川省工笔画学会副会长
 
  四川巴蜀画派促进会副会长
 
  成都当代工笔画研究会副会长
 
  四川民族学院客座教授
 
  西南财经大学培训中心客座教授
 
  成都文理学院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成都市城市美学研究院智库专家、研究员
 
  
 
 
 
  空色无尽意
 
  ——刘德扬花鸟画的价值逻辑
 
  在四川画界,
 
  刘德扬有才,你知道的;
 
  刘德扬有趣,你知道的;
 
  刘德扬有头有脸,你知道的;
 
  ……
 
  但刘德扬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刘德扬的境界到底有多高,刘德扬的风格到底有多大价值?这三个艺术个案批评的核心问题,德粉们要么避而不谈,要么泛泛而谈。
 
  我从小便有做难题的习惯,今天不妨脱靴一搔。
 
  
 
 
 
  【刘德扬的翅膀很硬】
 
  刘德扬“书画印”通吃,“思酒文”齐嗨。打开局面是“书”,压轴底气是“文”。
 
  看看中国画史上的珠穆朗玛峰是个啥姿势:
 
  徐渭自称“吾书第一,诗次之,文次之,画又次之。”
 
  书与画,犹如中国画家的双翼,弱其一不能高飞,折其一就只能瞎折腾了。
 
  从这层讲,刘德扬的翅膀很硬。观其二三十年前之书,碑帖并铸,文质生发,尤其笔性机杼,足可甩当下书坛所谓名家些几条大街。
 
  印,他用力匪深,年岁增而视力损,操刀益疏,然所谓获得感,岂以形迹论?其篆刻修为已悄然转换为金石气,于书画之间冒着有质感的泡。
 
  “书画印”三足备,中国画“本体”立,但对文人画而言,还是“三缺一”。
 
  刘德扬的专业是工业经济,四川财经大学(现西南财大)78级,而立之年便做过县官,提这码不是想强调他的官员出身,而是他的当年明月里至少有三大伏笔:
 
  1,在同辈中,他的学力是突出的;
 
  2,在画家中,他的理性是有段位的;
 
  3,在文人中,他的情怀是有支撑的。
 
  加之老刘家又是书香世家,这底蕴,起步价是明摆着的。
 
  多年交往,我特赏其“思”。思考有习惯,思维有活力,思想有体系。所以,刘德扬举酒属客,往往吞吐的是“思想之文”;刘德扬信笔为文,往往发表的是“思想之酒”。灌注毫端,是为风流。
 
  
 
 
 
  【刘德扬是个“混血儿”】
 
  刘德扬有蜀学血脉。生于斯,长于斯,三苏气味,了翁风度,累年化作他的精神枕头。
 
  刘德扬有海派血脉。他是刘既明入室弟子,而刘既明是让海派在蜀地开枝散叶的先驱。
 
  刘德扬有跨界血脉。家学渊源,经济专业,庙堂经历,江湖情怀合并为他的理性报表中的感性利润。
 
  刘德扬和同样只做到县官的陶渊明、郑板桥、袁枚、赵之谦等心照不宣,在“把自己这碗稀饭吹冷”的过程中悟道,入道,出道……
 
  了解这个背景,你才能懂得刘德扬的“境界”。
 
  境界是中国审美之魂。前人之述,多如牦牛毛。
 
  直接点,说点一般人不敢说不愿说的,当代四川花鸟画:
 
  刘云泉的花鸟是带仙气的逸;
 
  秦天柱的花鸟是有洁癖的雅;
 
  蔡寅坤的花鸟是摇滚版的民歌;
 
  而刘德扬的花鸟,是性灵派的布鲁斯。
 
  我曾言,刘德扬是很有资格画文人画的,以书入画,资格一也;葆守士气,资格二也;纾解性灵,资格三也。
 
  
 
 
 
  【刘德扬“色”胆包天】
 
  刘德扬翻的是文人画的牌,卷的是笔墨趣的帘,但他胃口好,吃的杂,“院体”也常是他的下酒菜。毕竟,他的风流板凳,还留着黄筌黄居寀的余温。尤其他的彩墨荷花,可谓涉险之举。人们喝惯了的荷花高汤,被他的般若之笔拖入重口味的色彩火锅,纸上行深,重彩涅槃,照见初心,“色”胆包天。
 
  
 
 
 
  未曾涉险的笔,不足以语创作。
 
  高贵险中求。从“黄家富贵”到“刘家高贵”,一字之别中,潜伏着刘德扬千万次登楼千万种憔悴千万里蓦然回首。此系列刘德扬以“色授魂与”名之,足见矢志托付。
 
  张大千对中国美术史最大的贡献是泼彩山水,刘德扬的探索后门是泼彩花鸟,张大千在前面蹲起,刘德扬在后面雄起,超越的牛皮留待二十年后再吹,呼应,便是价值。
 
  “信笔涂鸦”是涉趣单元,是“一画”之道的别裁,是文人花花肠子的走光,时见八大的裙子,八怪的被子,海派的折子,南原的架子,趣味指挥笔墨,境界大于风格。
 
  
 
 
 
  如果说“信笔涂鸦”是涉趣之雅,“色授魂与”是涉险之创,“欲罢不能”就是涉远之醉。这批作品,他在形式与内涵,观念与手段上同时拳打脚踢,又小心翼翼:
 
  走进笔墨,走出程式,在成为老炮的路上主营活水;
 
  尊崇传统,海纳异见,当代性与经典性换手扣背;
 
  寻找语言,迎娶符号,自揭每一个固步自封的疤;
 
  万物入画,万物可画,解开无可无不可的纽扣;
 
  ……
 
  刘德扬的风格,是个变量。
 
  他的不变,勾引我们的记忆;他的变,浇灌着我们的期待。
 
  海派重“色”,设计出“色”,当代变“色”,三“色”合一,信手便可给你一点颜色。
 
  客观之色,主观之空,在他作品中争风吃醋。
 
  形下之色,形上之空,在他笔下兜兜转。
 
  所遇之色,所化之空,意无尽。
 
  有限之色,无限之空,刘德扬的“色”胆以“空”识为容器。以“色”擒拿,书画亦小技;凭“空”取舍,笔墨亦大道。这一切,都注定了刘德扬余生的张力,以诸法无我的功力,穿刺境界与风格。
 
  汪帅己亥上元次日午后定稿
 
  (独立策展人、学者、书者、饮者艺术界文化界教育界无等等界吟啸者)
 
  
 
 
 
  
 
 
 
  
 
 
 
  
 
 
 
  
 
 
 
  
 
 
 
  
 
 
 
  
 
 
 
  
 
 
 
  
 
 
 
  
 
 
 
  
 
 
 
  
 



热图推荐>>
版权所有 中记连网(文化有限公司)津ICP备